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 0 comments

作为寝室里的老大,他有个难题要处理。

第六章

冒菜听我这么说,也未见得高兴,不知道他是在意我嘴里的“未来嫂子”,还是“破话剧”。他白眼一翻,脏兮兮的饭碗和勺子往我手上一扔,转身就走了。

老四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条蛇。

  33

“哎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吃了人家的饭不道谢连碗也不洗……哎冒菜你等等我,明天彩排在哪几点开始啊……”

一条拇指粗细,两米多长的蛇,通体漆黑,眼睛血红。

  老胡同还是那条老胡同,可早晨却是新的。红红的太阳从东方冒出了头,接着便往上拱,再拱,接着就圆了,新的一天也伴着太阳就这么悄没声儿地开始了。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也不答我的话。这个逗比什么时候学会了跟我一样,动不动就使小性子,哎,都是我给惯了。拿着饭盆我也回了寝室,心想,爱说不说,大不了明天我不去了。

老四很喜欢这条蛇,天天抱着它睡觉,没事就把它盘在胳膊上走来走去。

  一个老四就把哥仨都喝趴下了。等老大睁开眼,就见着眼前的杯盘狼藉了,愣了愣,好像想起什么了,就笑了。

走进寝室,我迎面就看见了老四,坐在书桌旁的他正在往门口望。看着老四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惭愧,他不会是在等我吧。

难题就是——只有老四喜欢蛇,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反对老四在寝室里养蛇。一再劝说无效之后,他带着兄弟们狠狠揍了老四一顿,并且用晾衣杆,挑走了那条蛇。

  “四儿?”老大扭头找人,可光看见老二老三了,没有老四。老大一下就跳起来了,“老四!老四呢?”老大冲到院子,又冲到街上,到了胡同口就声嘶力竭地大喊,“老四!大水!四儿!”忽然,老大看见老四了,正一动不动地站在街上看景呢。

“老四,今天不好意思啊,把你一个人扔下我就走了”,我挠了挠头,试探地问:“你没有生气吧?”

从此之后,老四不再跟他们说话,偶尔看着他们,也带着怨毒的气息。

  老四回头冲着大哥笑,就这么短暂的瞬间挺阳光灿烂的:“你们哥儿仨都醒了?真能睡……也太不禁灌了……”

“我怎么没有生气,我生气得很!”

他们也再没见到过那条蛇。

  老大也笑:“我们啊平常从来不喝酒……原来爸活着的时候有规矩不让喝……”

老四脸上突然换了表情,变得严肃而又认真。我顿时乱了手脚,惹谁生气都行,但是一定不能惹老四生气啊,他人那么好。我赶紧走到他跟前,给他赔不是。

然而他却能感觉到,蛇并没有走,它还在这个寝室里。

  老四不笑了:“啊,他立的规矩啊?死人还管得着活人的事儿啊?”这时,老二老三也从家里跑出来了。老四笑笑,“二哥三哥,都出来了……都出来省得我回去了……咱们哥儿四个也见面了,见过了就完了,我该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老四你别生气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尤其是夜里,万籁俱寂的时候,他几乎可以听见它在地上爬行时,鳞片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有几次,他甚至梦见自己被那条黑蛇缠得透不过气来

  老大一下就急了:“走,去哪儿啊?这是你家啊。”

“真的?”

他渐渐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了,决定找老四谈一谈。

  可老四要走的意志是坚决的。哥仨拦住,拦不住就跟着。

真是病急乱投医,人急乱许诺。看着老四忽然变成一张大笑脸,我心里一惊,完了,中计了。但是有什么办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对别人还可以耍一下赖,对老四怎么可以,况且,道歉的人本来就该姿态很低啊。所以,我只能有点防备的点了点头。

那条蛇没有走对不对?你把它藏在寝室里了对不对?

  “四儿!”老大上前拉住了,眼泪几乎和话是一起下来的。

我想,老四不会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吧。可是,人在欲望面前不是都特别容易迷失自己么。不会是要……千万不要啊……哎哟,我这个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老四不安地绞着手指,一言不发。

  老四不得不停了,可也不耐烦了:“大哥,你又哭!”

正在我纠结万分的时候,老四打断了我。他手搭在我肩膀上,说:“我要你……”

他放缓了语气,老四,都是自己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上次我们也过分了些你只要告诉我,你把蛇藏在什么地方了,我绝对不会追究,还会说服其他兄弟同意你养蛇!

  “你往哪儿走啊?……你仨哥都在这儿呢!你还要上哪儿啊?”

要我……难道果然是……怎么能……青天白日的……我其实喜欢的是冒菜啊老四……心里各种OS,我要怎么回应怎么回应!!!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老四忽然诡异地笑了,大哥,蛇,蛇就在这里啊!

  老二拦着去路,有点儿假招子,但就是话漂亮:“就是啊老四,这哥们儿兄弟刚见面儿,心刚热,怎么就说走啊,这心不一下又凉了啊?”

“以后不要轻易把我丢在一边!”

这个瘦削的男孩扭动着身躯,身体渐渐发黑,血红的双目,紧紧盯着他——

  老大都哽咽了:“就是啊,这心可不就凉透了吗?我这盼星星盼月亮的,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了,怎么能让你走啊?……老四,不走,跟大哥回去,啊?”

哎呀,吓死我了。一句话能好好说完么,中间留那么省略号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我会东想西想么,老四也真够调皮的。不过,心里默念了两遍老四说的话,我脑袋里所有的杂念都没有了。

上次你们扔掉的,是老四而已啦!

  老四往后挣:“别拉我……见过了不就得了吗?这儿真不是我家,我得回我原来的家……那儿我熟……”

因为,我尝到了一股心酸。

  “这儿生啊?一天生两天不就熟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虽然是周末,但是因为惦记着冒菜的女猪脚,我有点睡不着。

  老三眼睛也红了:“就是啊老四,就冲我你也不能走,我这命还是你救的,我还没还呢……”

昨天虽然他一脸郁闷的回寝室了,也没有给我说彩排的时间地点,不过,他应该会来找我吧。所以我就坐在床上等啊等,等了都快一个小时了,结果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大清早的,而且还是周末的大清早,我就被放了鸽子,心里各种不爽。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老四耐着性子:“我得回我原来的家,我得回我那边的派出所落户口去。”

寝室里老大他们陆陆续续都起床了,除了晚上打游戏打到很晚的老五。老大问我要不要去吃早饭,我想了想决定再等等,所以让他们先去吃了。老四见我没有去吃,也留在了寝室里面。

  老大瞪着眼睛问:“那落完户口还回不回来啊?”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老四你怎么不跟老大他们一起去吃早饭。”

  “看看再说吧……”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我想等一下跟你一起去,不然你等一下就一个人吃了。”

  老大急了:“那怎么行啊?那我怎么能让你走啊?老四,你那边儿又不是有家有业的等着你呢!你回去了也就你一个人……老四,我不让你走!听大哥的,不走!我是大哥我说了算!”说着,老大就拉着老四要往回走,“走老四,跟大哥回家,咱哪儿都不去,跟大哥回家……”

看着老四这个样子,我也不忍心叫他先走了,于是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到都快10点了,但是冒菜仍然没有出现。老四大清早为了陪我没吃饭,昨天那个事儿我心里还过意不去呢,不能再这么伤害他了。所以我决定不等了,先请老四去吃早饭。至于那个破话剧,吃完早饭再说吧。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当着老四的面儿,老二老三都不愿意得罪,都想挣点儿面子,都伸手拉老四。一时拉拉扯扯的,揪衣服拽领子,有点不像老爷们儿了。

10点半,跟老四吃完饭,老四问我上午做什么。我看着老四,忽然眼睛一转,“我带你去看个表演。”

  “老四,跟哥回家……”

本来我已经不想去看冒菜的彩排了,但是老四这么一问,我忽然就想去了,而且特别想带着他一起去。我是有些私心,老四的粉你们不要打我。其实我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要故意带老四去怎样怎样,只是有个人陪着我,等下出现在冒菜面前的时候我不会显得那么尴尬。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老四有话回家说去!”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跟大圆脸打了个电话,彩排地点就轻松搞定,只是时间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不知道高潮部分过去没有,我赶紧带着老四朝C教学楼跑去。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老四烦了:“我不回了,你们撒手!”

等到现场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一个破话剧彩排都能围这么多人,可见当代大学生闲的多么发慌。我拉着老四挤到前面,刚好看到冒菜跟女主角在对话。女主角正对着冒菜,我只能看到个侧面,貌似是有几分姿色的样子,但从声音上来说倒是挺动听的。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哥儿仨都死拉活拽的,没人撒手。

“估计长得也就那样吧……”我心里还没OS完,女主角已经转了过来,当我看清楚她的脸,心里就暗暗“不妙”了一下,这女的长得……还真好看啊。虽然我是个同志,喜欢的是男生,但是我对美的鉴赏力还是在水准之上的。这女的虽然不到倾国倾城,但丢在一堆胭脂俗粉里面,怎么着也对得起鹤立鸡群这个形容词。

冒菜下了天台径直往寝室里走去,老大看见老四了。   “撒手!”老四喊上了。

再看台上的冒菜,一副丢了魂的样子,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她的身影,一股醋酸味就扑鼻而来。冒菜说的那种,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出轨后,那种玻璃心碎掉的感觉,此刻竟然如此真实。手忍不住狠狠地捏了一下,然后,我就听到了老四吃痛的叫了一声——我只顾着看台上的戏,完全忘了刚刚挤进来的时候是拉着老四的手的。

  还没人听,没人撒手。老四终于耐不住性子,一瞬间老四身上见了怒了,一抖身子老二和老大一下子就都脱手了,老三更过分,踉跄几下,摔出去了。哥儿仨谁都没想到,一瞬间都被吓住了。

老四这一声,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因为我们靠近前面,台上的几位演员都听到了。只看见冒菜头一偏,然后就看见了我,以及被我牵着的老四。

  也是一瞬间,老四突然想到这几个是自己亲哥了,忙又变脸,上前就拉老三:“哎哟三哥……你没事儿吧?对不起,对不起呵三哥……”老四一伸手,拎小鸡似的就把老三从地上薅起来了,老三的脚就腾空了。

不知道是不是又到了摔碗的那个桥段,冒菜狠狠地把碗摔在了地上,退到了舞台边上。

  老大吓得:“四儿,快……快放下你三哥,他不禁你摔……他是病人……”

“好!”看着冒菜这次摔碗比上次还真实,我打心里为他的演技叫好,更重要的是,冒菜要跟那个漂亮的女猪脚分手了,虽然是在戏了,我也忍不住高兴。额,我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老四忙就松手,老三“叭唧”落地上了,落地上又差点儿蹲腿,老二忙把他扶住了。

我一个人拍着手,啪啪啪的声音很响亮,但是也很孤单。全场居然没什么人响应,怎么这么奇怪。看着台边上冒菜脸上难看的表情,我的巴巴掌慢慢地停滞在空中。

  老四露真面目了,觉得不对,还忙着对三个哥遮掩:“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大哥,二哥,三哥,我不是成心的。”哥儿仨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老四解释,“你看我跟你们说过吧,你们跟我说话就说话,别动手……我吧,出手快,跟你们处不习惯,该伤你们了……”

后来,大圆脸才告诉我,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冒菜来彩排的时候心情就不是很好。当时台上摔碗,剧情根本就还没发展到那一步。那个时候,冒菜本来应该跟女主角在甜言蜜语。所以之前在看表演的人,对他突然摔碗的加戏都呆掉了。

  哥儿仨面面相觑了。老大说道:“行,我们好好儿说话,不动手……四儿,这你就不走了吧?……不走了啊?”

还好我机灵,看着形势不对,赶紧拉着老四开溜了。开溜之前,我感到背后有两道寒光射来,一道是冒菜的没错,但是另一道是谁呢,我偷偷用余光瞟了一眼,看到了女主角内容复杂的眼神。

  老四烦了:“我不是说了吗我得回去落户口去啊!”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老二看出来老四不好惹了,忙拦着老大,但跟老四口气可是亲的:“大哥,咱们别拦老四了……老四要办的也是重要的事,咱不能给耽误了。”老二当着老大老三的面往老四怀里塞钱,也不多,就是几百块钱,亲热得都不知道怎么个塞法才好了。老四不接着,老二就急,“你就这么走了二哥给你点儿路费都不行啊?怎么着心里嫌弃啊?”

个人微博:根号四等于二——————————————————————————————————————

  “不是,二哥,真不是!”

一句废话:给我鼓励,我才自信。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为我点一下红心。

  “那就拿着!记住了啊老四,我是你亲二哥。不管你上哪儿了可千万别没消息!别忘了这儿有你三个亲哥,逢年过节的往后咱们得走动!听见了没有啊?”

  “听见了二哥!”老四心里也不是滋味儿,给仨哥鞠个躬,“我走了你们回吧!”说完了老四转身就走。

  老大看着,还不死心:“老四,要不你等等……我陪你一块儿回去!”

  老四没回答也没回头,走着走着改成跑了,很快让车流人流淹没了。

  老大难受:“我开车送……他……他跑什么啊?”

  老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跑什么?他躲咱们呢!这都看不出来啊?”

  老大不理解了:“你怎么看出来的啊,咱是他亲哥……”

  老二懒得跟老大说话了,回头看老三:“三儿,你没事儿吧?”

  老三扶着树正喘呢:“说动手就动手,跟狼羔子似的!”老三左右看看真没人,说实话了,“他可走了!念着咱是他哥,不杀咱们就不错了!”

  金凤的店就在胡同口,哥几个在街上的一幕幕她都尽收眼底。正当她琢磨这哥儿几个时,老三来了。金凤还以为是顾客,一见是老三,就爱理不理的了。

  老三怀里抱着个西瓜,笑着道:“给你买的……天热,你这小屋多闷啊……”

  金凤冷冷地道:“别往这放,别往这放啊……你拿回去……”

  老三不高兴了:“怎么我拿什么你都让拿回去啊?……金凤,给你拿东西我可是真心的啊,真心拿来的东西我怎么能拿回去啊,你怎么能不要啊……”

  “你可千万别……我真心的不要,真不要!”

  老三有几分伤心了:“金凤,你后悔了……又嫌我是个病人了?”

  金凤辩白道:“我……我不是嫌你……可我也不能要你东西……”

  “我生死关头上你说的话我可都记着呢金凤,一个字儿都没忘。”老三说着上前拉金凤手,“什么叫生死相许啊金凤,就为了你我才活的……”

  金凤把手抽回去了,心里腻歪着:“你可别,别为我活……”

  “你当时说的让我为了你也得活下去,我可真的为你活下来的……”老三还想表达,金凤就开始往外推他了。

  “你还是为你自己活……你快出去吧,快出去,这里头太热了。”金凤是真拒绝,三两下把老三推出去了。

  老三站在门口外,无奈了:“那你忙,不用送……我有空儿来,有空儿来啊!”

  34

  医院的办公室主任把一叠材料放到民警小孙和老四面前了:“这是赵大夫的遗嘱,身后的一切财产包括遗体都捐给医院了……”

  小孙把遗嘱递给老四:“你看看吧……”

  老四扫了一眼:“什么都没给我留……”

  办公室主任递给老四一个证书:“赵大夫的遗体我们做医学研究用了,这是证书……”

  老四把证书拿起来了,看了一眼:“这就是我爸!我管他叫了三十多年的爸!”当着小孙面儿,老四一点儿不客气,扔垃圾似的,把证书扔垃圾桶里了。

  办公室主任看见不高兴了,把证书又拣起来了:“这我得说你不对了!活人对死人敬重点儿没坏处!人类这点儿医学技术都是从死人身上总结出来的,我这是大实话!”

  老四不言声儿,转身出去了。管片民警小孙赶忙跟了出去。

  “你啊,心里也别恨人家,啊!你是管他叫了三十多年爸,他心里要是不拿你当儿子还不至于叫你气死呢。”小孙一点儿不客气,一边走一边训,“虽说是领养吧,怎么着也是父子一场,怎么你们俩也不至于处成仇人了吧?我估计他也是恨铁不成钢!怎么着也是从小养你一场吧,你一进去,他三十年的心血不也付诸东流了吗?……再说了,他养你这么大,都不用你料理后事,你连坟都不用上,还怎么着啊?”

  从头到尾,老四一句话没说,就那么默默地走着。两人走着走着,一抬眼停了。大海正站在派出所外面等着呢。

  小孙一下松了一口气:“你眼前这不有亲哥了吗?跟亲哥处好了比什么不强啊?”小孙走上前跟老大单谈道,“你啊,这回得对你这弟弟负点儿责任了。你们家要不是一狠心把他送人了,他能变成这样儿吗?那可就不一定了。命运啊,是吧?那可能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命运了。”

  老大急于领人走:“我知道……”

  小孙工作了几年有经验了,警告老大:“别掉以轻心啊!我告诉你的是经验之谈,都是我在管片儿上磨出来的……你可别把他当成普通的亲兄弟,他从牢里出来的……你记住了啊,我可不是让你歧视他!我是说,以后咱们得帮助他走正路是不是?明白不明白?”

  “是!明白。”

  小孙口气强硬了:“你不明白!……他们啊,在里头关时间长了,刚出来新鲜,再接下去就不习惯了……再碰上点儿不顺心的事儿,社会给几个白眼……他们要是重新走旧路也抬腿就上去了……”

  “明白……”

  “你不明白!”

  老大不敢说话了。

  “我是让你别掉以轻心……有这么一个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我知道……可再怎么着他是我弟……我不会再让他学坏……”

  小孙语重心长了:“你想得太简单了!……行,跟我们常联系,看他跟什么人接触吧,但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头的就来汇报汇报,明白吗……”

  “明白……”

  “你真明白了啊?”

  老大含糊了:“我觉得……我真明白了……要不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您就再说几句……”

  大海确实把事情想简单了,尤其是把老四想简单了。老大是来接老四的,可老四不回。老四其实也没地儿可去,没头苍蝇似的,看着大街一片茫然了。

  老大在后面跟着,多少加着几分小心:“老四,妈当初把你送人,真是看赵大夫条件好,你跟着他比在老家强,怎么着他是吃商品粮的啊。你不知道三十年前那时候吃商品粮多难啊?你一下子从穷小子变城里人了……为了你前程妈才下狠心的……”

  老四突然脚下就停了,回过身来。老大还兀自说着,没停住,一下撞老四怀里了。接着,一抬头便吓了一跳,老四一脸的邪恶正看着他呢。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别再跟着我……听见没有?再跟着老子不是这脾气了!”老四说完,又走了。

  老大看着,也犹豫着,怎么着还是不甘心,又跟上去了。再跟不敢跟那么近了,隔着三五步的距离并排走。老四真生气了,奔着老大就过去了。老大也是豁出去了,往地上一蹲,抱住脑袋道:“要不你还是打我吧,只要你跟我回家就行……”

  老四举起的拳头在半空落不下去了:“滚!都不知道你们王八蛋怎么想的,当初就把我送人了,现在吧,我都活成这样儿了,都成了鬼了,死活又要让我回家……我他妈哪儿有家啊?”说完又走了。

  老大还跟着:“老四,是我们不对,我们不对……妈把你送人不对,我们哥儿仨没替你去人家家更不对……老四,跟大哥回家吧,啊?”

  老四又停下了,狠狠地看着老大。老大也停了,还是隔着三五步的距离,人虽然胆儿小,可是执著:“老四,我心里挺怕你的……你要是打我我打不过你,可我是你哥啊……我是你哥啊……你这没地方去了,我怎么能就走啊?”

  这时,老四看着熟人了。“蛇练子”和俩小混混正合伙在路边买水果呢,一边买一边偷。冷不丁的肩膀就让人抓了,吓一跳,回过头之后更吓一跳:“哟……大……大哥,您回来了?”

  老四脸冷着:“饿了,没吃饭呢”。

  “蛇练子”忙把水果放下:“不买了不买了……走,哥,想吃什么,凡你想得起来的,你随便点啊。”

  老大在旁边有一小段距离地跟着,特别担心地看着:“四儿,四儿……”

  老四装听不见,跟着“蛇练子”几个人进了饭馆。老大这回不敢跟着了,他们人多,就蹲在外面等着。等老四和“蛇练子”他们从饭馆出来一抬眼就看见老大了,在街对面儿眼巴巴看着他呢。

  “蛇练子”指着老大问:“这谁啊大哥,他可跟了你一天了?”

  老四吩咐道:“你们忙去吧甭管我了,回见吧……”

  “蛇练子”热情着:“大哥,有事儿找我啊……找不着我就往门上贴个条儿……约好了地方我找您……”

  老四没回答,拐弯走了。

  “蛇练子”滑头,看着老四的背影跟小混混道:“记住了啊,这是最后一顿了……我明儿上外地了,他跟你们谁打听都说不知道。”

  老大不知深浅地还跟着老四,但又怕他,就远远地隔着三五步的距离:“老四,天可不早了啊,该回家睡觉了……”

  老四心里也热了一下,停了:“到点儿了该回家睡觉了?”

  “可不嘛……该睡觉了怎么能不回家睡觉啊!到睡觉时间了……”

  老四心里琢磨上事儿了:“这么多年还真没人张罗过我回家睡觉!”

  “以后我张罗……我张罗……”老大看老四没生气试探着往近了凑。

  看着眼前的老大老四并没生气:“别张罗了……你赶紧的回家吧……”

  老大胆子大了:“你跟我一块儿回。你不回我也不回。”说着,伸手就拉老四,“走吧四儿,跟我回家……”

  老四一下就急了,一甩手就把老大摔出去了。老大被摔出去之后,老四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哥,忙上前一把扶起来了:“大哥,摔着没有……我这也没使劲啊?摔坏没有……”

  老大被摔得“哎哟”“哎哟”的直揉腰。

  “大哥,对不起啊……”

  老大忍着疼道:“四儿,你翻脸不认人啊?”

  “我跟你说过没有别跟我动手……你要没事儿咱可就这么着了……我跟你回家睡觉去,我睡得着吗,我?”不等老大从地上站起来,老四转身穿街走了。

  35

  两拨混混碴架,拿刀动杖的打起来了。本来没老四什么事,老四只是路过。可混混们打架打昏头了,举着棍子奔老四就打过来了。老四软话也说了,眼前亏也不想吃,可对方就是没有让的意思。老四是自卫,就顺手从旁边的收破烂的车架子上抽了两根铁棍子,跟那帮混混混战到一块儿了。

  老四本来是寡不敌众,可老四过去是打架出身,逮住一个就往死里打。老大远远地看着,这阵势就从来没见过,想过去帮老四,可看着他们那么多人又不敢,就打电话报警了。

  派出所小孙跟老大也算是熟头熟脸了,问清了事情缘由,调查清楚确实不是老四挑头惹事儿而是自卫就把哥俩放了。

  一出派出所,到了警察看不见的地方,老四一把就把大哥薅起来了:“有你这样儿的吗?你他妈的卖我!卖我!”

  老大忙求老四:“撒手,四儿,我是你大哥……”

  老四抬手照着老大脑袋就一巴掌:“还说你是我大哥!我先问问是不是你把我卖的,是不是?”

  老大真没想到,吓住了:“老四……你真打我?”

  老四一脸凶相对着老大,就把老大当叛徒了,把他是大哥的事全忘脑后了,按的全是江湖规矩,抬脚就踹了老大一个跟头,“知道当叛徒是什么下场吗?知道吗你?不知道吧,今天我告诉告诉你,啊!”

  不等老大爬起来,追上去接二连三地踹,踹了老大一路跟头,一直顶到墙根儿了。

  老大哪儿见过这阵势啊?都吓傻了,吓哭了。老四再踹,老大双手把老四脚架住了,哭着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拿你当我亲兄弟才找警察呢,他们人多,我不是怕你吃亏吗?……我不是怕你吃亏吗?……你不认我是大哥拉倒,不认拉倒,你不打我了行不行啊?”老大是真委屈,真害怕,真后悔,真哭,“你不认我是大哥拉倒,往后我不管了,不管了……你别打我了……我怕你了……”

  老四怒火退下去一点儿了,这才想起来这是大哥了,把脚抽回去了,又把大哥从地上薅起来了:“你是我大哥啊?”

  老大不敢说话了,满脸的泪。

  老四又问:“你真是我大哥啊?你他妈说话!你到底是不是我大哥啊?”

  “我说……我说……我说……我是啊……你别打我了行不行啊?”

  老四撒手了,忙给老大看胳膊脸上的伤:“那我打你不对,大哥,那我不对啊。大哥那你打我吧,你打我。”说着就往老大眼前凑抓老大手让他打。

  老大忙往后挣巴,往后退:“我不会打人,不会打人……真不会……”

  老四忙说:“大哥,我真不对,真不对啊……我忘了你是我大哥了……就拿你当是出卖我的叛徒了……不疼吧大哥?不疼吧大哥?”

  老大一时半会儿的,找回来点儿当大哥的感觉,忙说:“疼!真疼!……四儿,以后别跟大哥动手行不行啊?”

  “行大哥,那以后我再动手你给我提醒,你是我大哥……大哥,对不起啊大哥……”

  老大真当老四想起来他是大哥了,埋怨道:“哪有你这样的啊以小犯上,我是你大哥啊。”接着老大更找着感觉了,就教育上了,“四儿,往后能不能不跟那些混混儿在一块儿啊?他们都是坏人啊,四儿,我不能看着你跟他们学坏啊……学坏那就要犯法,犯法就要进监狱,这你刚出来没几天,不能再来一回二进宫吧?”

  老四被戳着心窝子,沉脸了:“我跟他们学坏?我用得着跟他们学坏吗?”

  老大一愣,忙改口:“我是这意思四儿,以前你学坏了……往后咱学好,试试,学好,不行啊?”

  老大越说越不对,听得老四怒从心起,一把又把老大薅起来了。

  老大忙喊:“四儿,我是大哥,我是大哥……”

  老四忙又把老大放下了:“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改不了我这脾气,我也不习惯有你这么个大哥!我看啊……你要是不想让我打你一顿就离我远远儿的。不管看见什么也别再叫警察,啊!你别老说是我哥!我哥!我哪儿来的哥啊?!……你想让我学好?我跟谁学,跟你学啊?你这熊样儿是学好学出来的啊?”

  老大真受不了老四那么近地盯着他,他在下,老四在上,俯视,逼视,透着几分狰狞。老四一松手老大就忙一瘸一拐的远了溜。

  老四冲他挥了挥手:“大哥,回见!”

  老大连个回见都没敢说,一瘸一拐的赶快跑。

  36

  金凤正在店里忙活着,一抬头看见老三又过来了忙伸手就关门,插上了。老三来到门前,从门上能看见金凤的脸了:“金凤,金凤……开门,你干吗呀,我来你倒关上门了?”

  金凤不开:“我忙着呢,别跟我捣乱了……”

  老三急了:“我说你什么意思啊?这谈恋爱谈恋爱不得谈啊?不谈怎么叫谈恋爱啊?”

  金凤也急了:“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你别找我了!”

  老三气得:“你这不是涮着我玩儿呢吗?……在医院的时候你招我……怎么着现在我活了你又后悔了?”

  “后悔了!真后悔了!你以后别来了!”

  老大脸上还带着伤呢,从家出来一眼看见老三在金凤店前说话了,忙跑过去。

  “老三……三儿啊……这大白天的咱不能踹人家门啊!这……她一个外地人,让左邻右舍看见,不成咱欺负她了吗?……走,咱回家。”老大边说,边把老三往回拉。

  “哎呀你别管。”老三跟老大急了,“我说别管你就别管,我跟她谈恋爱呢!左邻右舍怎么了?左邻右舍管得着我谈恋爱啊?”

  老大忙劝:“三儿,谈恋爱也得好好谈,咱不能勉强……不能勉强……”

  “谁勉强她了!她主动找我的……你说说当初是不是她主动找我的……”

  老大怕提当初,忙就拦了:“三儿……不说当初,就说现在……谈恋爱也不是一天的事儿……先回家吃药去!啊,三儿,该吃药了!”

  金凤隔着窗子看着,见老大推着拉着把老三拉回对面胡同去之后,坐下了,想辙。

  这天,金凤把老大拦了。老大手里拎着水壶从家出来,正往出租车边走,一听金凤叫他,忙停了,接着忙就满脸赔笑:“金凤……你叫我啊……你有事啊?”

  金凤走过来了,咬着牙道:“你跟我装糊涂啊……”

  老大忙左右看看是不是有人盯着:“怎么说话呢,怎么叫我装糊涂啊?”

  金凤声音大了:“那行!话我可跟你提前说了,你三弟要是再来找我,我就明告诉他,我上医院是你花钱买的……”

  老大一下慌了:“小点儿声小点儿声,金凤……帮帮忙帮帮忙……”

  “我要不是帮忙还不至于惹这一身烂事儿呢!我告诉你他要是再找我我可不客气了啊……”

  老大忙哄劝:“别啊金凤,都街里街坊的……这么着,回头我劝他,我劝他,啊!我慢慢儿让他死了心,不让他再找你了,这行了吧?”

  “我可够耐心的了啊!好心眼儿也没我这么好心眼儿的……”

  “知道,知道,你好心眼儿……”老大念头一转又想别的了,“金凤,我看着你好像也没对象吧,你有对象吗?”

  金凤一下翻脸了:“你问得着吗?”

  老大忙就道歉,话往回收:“不问了不问了!金凤不生气啊!……金凤,你外地人落脚不容易,街里街坊的你有事我还帮忙呢,不生气,不生气,啊!……用车给我打电话!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