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国内老年艺术学和老龄化方面存在的机要难点是,长江三角洲’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商讨

当前国内老年艺术学和老龄化方面存在的机要难点是,长江三角洲’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商讨

| 0 comments

图片 1

图片 2

闻玉梅院士:“医老”搞好了,养老将有所缓解

新闻中心讯
目前,我国在应对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制定相关政策方面,普遍存在重“养老”,轻“医老”的问题,专家呼吁这种现象应尽快予以纠正,否则对我国健康老龄化发展极为不利。这是记者10月31日在上海举行的首批中国工程院国家战略咨询研究重点项目“长三角’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专家咨询会获得的信息。

新闻中心讯
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及江浙等地专家共同参与的首批中国工程院国家战略咨询研究重点项目“长三角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7月23日在上海启动。

我国老年人将近一半处在患病、带病的状态,近三分之一老人长期活动受限,14.1%的城市老年人生活起居需要照顾

杨胜利、陈赛娟、顾玉东、李载平、林其谁、廖万清等7位院士及上海市科委、卫生计生委、发改委、院士中心领导和课题组成员等与会。会上,项目总负责人闻玉梅院士汇报了项目的进展情况,并重点介绍了该咨询报告中提出的几点战略建议。

闻玉梅院士、杨胜利院士、陈亚珠院士和复旦大学副校长兼上海医学院院长桂永浩等出席启动会并讲话。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等十余家单位的科研人员正在推进长三角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项目,这是江浙沪的院士们为养老问题进行的前瞻性思考之一。

据该项目参与者、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介绍,由闻玉梅院士领衔,杨胜利、李兰娟、侯惠民、阮长耿、沈倍奋、陈亚珠、王红阳等14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及江浙等地近40名专家共同参与的
“长三角’地区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自去年7月23日在上海启动以来,经艰苦性工作,目前取得阶段性成果,并已形成9.3万字+15个附件的调研报告,准备呈送国家相关部门作为制定政策的重要参考。

桂永浩首先代表复旦大学和上海医学院,欢迎各位专家出席会议,并特别感谢来自浙江和江苏,代表李兰娟院士和阮长耿院士的团队成员,冒着酷暑来到上医参加会议。桂永浩说,作为本项目的主要依托单位,复旦大学和上海医学院将在不同层面给予该项目全力支持,包括人员配置,组织协调等;学科规划和发展办公室将应闻玉梅院士所需,直接为本项目提供各类服务。

由这一研究,提出了“医老”问题,即老龄群体疾病的预防、医疗、护理及康复一体化的设计与服务。虽然老年人是最需要医疗健康机构的人群之一,但是专业化、专门化的老年医学机构在中国的城市中还鲜见身影。

闻玉梅院士强调说,所谓“医老”,即如何为老年人提供加强预防,减少看病支出的医疗服务的战略,“医老”不是单纯的为老年患者医治疾病,是一项长期的、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民生工程。通过大力推广“医老”,老年群体的健康水平将显著提升;具体表现为不发生或推迟发生疾病的时间,尽早干预以减少疾病的并发症,合理地对患者做护理与康复性治疗,在提高医联体作用时,发挥各级预防及治疗机构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可缓解“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图片 3

按照居家养老的原则,与强调养老院数量相比,老年医学机构为代表的配套体系建设显然更具有现实性。

闻玉梅院士课题组通过调研和分析发现,我国在充分重视及实施诸多“养老”政策的同时,却普遍存在忽视“医老”问题。因此国家必须将“医老”问题提到到战略高度来认识。因为老年慢性病多、病程长、难以治愈,资源占用多,占人口10%的65岁以上老人占用了30-35%的医疗总费用,到2030年我国医疗卫生支出将占GDP
8-10.6%。“医老”
可达到以投入较少成本,提高整体老年人健康水平,为国解忧,为民谋福。

据该项目总负责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闻玉梅院士介绍,目前我国老龄化程度很高,且未富先老。2012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达1.94亿,占总人口14.3%,2013年达到2.02亿,占总人口14.8%。上海最早进入老龄化,2011年末,60岁以上老人占上海总人口24.6%,已面临养老金缺口压力大等问题。老年慢性病多、病程长、难以治愈,占人口10%的65岁以上老人用了30至35%的医疗总费用,长三角地区情况更为严重。

“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总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闻玉梅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时强调,老年医学问题既涉及老年人自身、家庭,也会影响整个社会和国家。

闻玉梅院士认为,我国是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进入老龄化社会,且正以非常快速的水平在进展。据《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课题组预测,2012年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3%,2013年老年人口数量突破2亿大关,达到2.02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8%。上海更是首当其冲,2013年的老龄人口已达全市人口的27%,
所带来的问题之多可想而知。

闻玉梅院士认为,目前我国老年医学和老龄化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老年医学领域的建设和科研的层次不够高;老年医学教育依然相对滞后;合格和专职的老年医护工作者数量处于严重缺失状态。对老年病人群流行病学研究缺乏规划和系统性调查,缺乏前瞻性与针对性等共性研究,并存在抽样不适、样本量偏小,不同单位重复调查等问题。

她还提醒,除了政府投入,企业也可以在老年医学产业的发展中占有一席之地。

闻玉梅院士认为,我国目前在“医老”问题上有三大误区,一是误认为“医老”已融合在“养老”之中,忽视了“医老”具有自身系统性、有效性的积极功能;二是误认为医院内已设有多种专科,不需要另建老年医学科,即忽视了老年人的特殊生理、病理,具有多病共存及发生并发症等问题,需要构建综合预防、临床、科研、康复等完整的老年医学体系;三是误认为“医老”涉及医疗体制改革等多方面复杂问题,可“等等看”。
忽视了可抓住时机,通过“医老”结合并促进医改,既达到医疗卫生工作关口前移,中心下移,又可解决老年群体健康与医疗问题,获得一石二鸟的效果。

据悉,该项目已设立综合研究、医老的医疗体系战略研究、医老的队伍建设战略和护理战略研究、医老的科学问题及战略研究、
医老的产业战略和养老战略研究6大课题组。项目启动后,主要核心是要解决2大问题:一是老年人医疗服务的战略,即
“医老”战略;二是“养老”的战略。相关课题组已决定在长三角地区调研各类医疗机构中老年医学存在的问题,同时选择上海和江苏浙江各2个有代表性的调研点有计划地开展老年人疾病和健康水平调研,并结合现有老年医学资料,分析存在问题,召集各方专家提出新的健康老龄化发展战略。据了解,已选择具有基础较好的上海市闵行区、长宁区和江苏、浙江的新兴城镇及农村地区展开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调研、分析工作。

老年患病人群将消耗改革红利

针对以上三大误区,闻玉梅等与会院士、专家提出五大对策,一是必须进行体制改革与创新,建立国家级老龄化社会领导委员会,全面领导与规划工作。通过整合“养老”与“医老”多头领导的资源,彻底改变目前健康老龄化分兵把口的现状,达到事半功倍、节约资源的目的。二是将“医老”和“养老”同样列为重要国策。明确“医老”的长期性及必要性,发展并实施具有中国特色的“医老”体系。建立国家老年医学研究中心;设立“医老”的重大科技研究专项基金;建设整合预防、医疗、诊断、护理、康复及产业化的一条龙联合体;制定并实施对学科发展及人员培养政策倾斜等;建议可在长三角地区先试先行以取得经验。三是构建医老体系,发展老年医学学科;四是发掘“医老”事业中的产业化方向,即以老年群体的普遍需求为导向,加强发展价廉物美使用的产业链,推进“医老”相关产业健康发展,包括老年药物研发、老年医疗与辅助器材、老年疫苗及信息化、数字化服务等;五是建设并完善“医老”保障体系,确保“医老”人员在人员、科研经费及产业化政策等方面的保障。将“医老”纳入民生建设,将预防干预措施纳入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加强老年护理保险制度建设,构建灵活的资金筹集机制,统筹资金,合理使用。

图片 4

《瞭望东方周刊》:你们为什么要开展“医老”的研究?

闻玉梅说,该项目的最终目标是,以社会需求为导向,以事实为依据,通过顶层设计,调研长三角老年群体存在的主要健康与疾病问题,分析现有养老机构体系和居家养老的优缺点以及解决相关问题的最佳方案,建立健康老龄化的长三角模式,为老年医学建设和养老机构建设提供有效的理论依据,并在充分调研,掌握充足资料的基础上,向国务院提供老年医学与健康老龄化战略的报告及建议,为国家分忧解难。

闻玉梅:我们国家的老龄化不可避免。长三角特别是上海进入老龄化最快,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上海27%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社会未富先老。

为应对老龄化,国家采取了很多措施,如社会保障、补贴、投建老年护理院等方面,这些投入主要集中在养老。

我们认为,仅仅养老是不够的,还要重视“医老”。根据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报告,我国老年人将近一半处在患病、带病的状态,近三分之一老人长期活动受限,14.1%的城市老年人生活起居需要照顾。这些耗费了社会、家庭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我个人的观点是,“医老”是基础,“医老”搞好了,养老问题将有所缓解。一些发达国家也有老龄化问题,但他们有较好的医疗保障体系。而我国医保制度还不成熟,提倡“医老”,就显得十分必要,这将大大减轻国家、社会、家庭的负担。

《瞭望东方周刊》:老年医学问题如不及时解决,对社会有什么影响?

闻玉梅:老年群体多患慢性病,病程长、难以治愈,这占用了大多数的医疗资源。仅以2002年的数据,我国约10%的65岁以上老人耗费了近30%的医疗总费用。

我国60岁及以上人群高血压患病率为72.4%,明显高出其他年龄段人群的高血压患病水平;老年痴呆患者的增长速度也是发达国家的3倍,到2006年约有500万患者,每年新发病例30万。2010年全球用于痴呆的费用高达6010亿美元,占到全球GDP的1%。

所以,如不及早、全面地推进老年医学,进行有效的预防、诊治与转化型科研,大量患病老年人群的治疗费用将显著消耗我国改革的红利。这不仅是导致我国经济负增长的要素,还会给患者及家庭带来经济、精神的严重负担,最终不可避免会影响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老年科迟早要单列出来

《瞭望东方周刊》:老年医疗与其他传统医疗有什么不同?

闻玉梅:老年人常常同时患有多种疾病,而且比较虚弱,住院时特别容易感染医院的细菌和病毒。

我一个学医的好朋友,比我年纪还大,摔了一跤,家里要送他去医院检查。他扳住门死活也不愿意,后来勉强被送去了。几天后在医院细菌感染,医院内细菌多,且多数是耐药菌,老人抵抗力又低,没过几天肺部感染。感染后使用抗生素,因老人肾功能较差,导致肾功能衰竭,不久去世了。本来只是骨折,住院后急转而下,现在人也没了,钱也用了,家属还十分内疚。

其实医院细菌监测、消毒,对老年病房更严格一些,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发展老年医学必须强调老年医学学科的发展。我常常这样比喻,以前儿科和内科在一起,后来发现儿科的生理、疾病的病理、儿童的代谢、采用的药物剂量和种类、治疗方法等等都与成人不同,所以把儿科分了出来。

要前瞻性地看老年科的设置与发展,这么多老年人不容忽视。现在没有重视起来,若干年后老年科迟早要单列出来的。

《瞭望东方周刊》:我国的老年医疗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闻玉梅:我国的老年医疗还处于起步阶段,缺乏一个完整的老年医学科。多数医院老年医学科基本上局限于干部保健,看病的人也比较少,无法实现群体性的预防及治疗功能。

我们希望更多的老年群体都能得到合理的预防、保健、治疗、康复。“医老”应该前移到预防,下移到基层。现在的社区卫生院、家庭医生,都应当进行老年医学的培训。所以在现有医疗体系下,要有老年医学的发展。

“医老”、养老应该有国家层面的统一领导或协调机构,钱、人、物应有综合管理。“养老”和“医老”的管理现在多元化,民政部门、人保部门、卫生部门、发改委等等都在管。培养护理人员、建床位,钱花了很多,却往往因各个部门之间缺少协调机制,出现了多头管理,有的越位,有的缺位。现在艾滋病还有一个统一的协调机构,养老、“医老”完全有必要统一领导,顶层设计、提高效率,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护士都不愿意做老年医学

《瞭望东方周刊》:据你们调研,上海服务老年医疗的医院和科室有多少?老年科的医护人员多吗?

闻玉梅:上海的老年医疗机构资源少,需求太多,难以满足。到2012年底,上海有5家老年专科医院,当年住院的有16643人次,床位周转非常慢,远远无法满足需求。上海市43家三级医院,有22家设立了老年科。

现在很少人愿意在老年医学科工作,它没有独立的培养、晋升体系,大家都愿意去心脏科、肾脏科、血液科等等这些开刀的科室。

按现有的职称评价体系,老年医学科的医生因为看来工作比较普通,成果不突出,在现有的竞争体制中难以晋升。实际上,老年科观察老年人的疾病特点,更需要广博的医学基础知识、细致的观察与关心。也需要科研,国外像抗衰老、老年免疫,都是高层次的科研。

包括护士,手术室的护士钱最多,老年医学的护士谁也不愿意做。我们调查过,摔跤、走失,这些责任重大,是医护人员最怕的。

老龄化在中外都是普遍的问题,中国尤其严重,国家要让老年医疗的护士们看到今后的发展。老年护理工作十分辛苦,上海的护工都是江西、山东、安徽等地方招来的,招聘非常难。对于护工应当也有培训、也有资质。社会急需这样的人才,做得好的,解决户籍问题,哪怕逐步放宽,让他们看到有前途,得到尊重。

国家应该看到这些,需要出台政策,使老年医学成为独立学科。有与老年医学相适应的考核晋升体系,包括老年医学的临床、护理、预防、检验以及不同层次的科研。

《瞭望东方周刊》:高校设置老年医学学科的多吗?老年医学科研能力如何?

闻玉梅:目前设置老年医学学科的高校很少,刚刚起步,很少受到重视。老年医学教育也相对滞后,我们自己有个博士点,但还没有真正根据需求建立起来。

老年医学的基础、临床研究,无论医院或社区,通常均以研究某一种、某一类疾病为目标,忽略了老年人同时患有多种疾病的本质。同时还存在抽样不适、样本量偏小、不同单位间重复进行等多种问题。

我国缺乏有价值的研究论文,至今尚未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老年医学的重要论文。因此需要有关方面列为重大项目,提供必要的科研经费,改变目前“小打小闹”的分散型研究。

《瞭望东方周刊》:我国老年医学科要有所作为,必须靠科学研究,老年科研该怎么做?

闻玉梅:老年医学具有综合性的特点,需要针对老年群体疾病在预防、诊断、治疗、护理、康复等方面设立不同层次的科研计划,既要有研究基因、分子等的高水平科研项目,也要有一般群体性的调查项目,并给予资金支持。

我们这次调研发现:20岁至40岁的人群,患糖尿病的比例较高,高血压的排名还比较靠后;40岁至60岁人群里,高血压跑到了第二位;60岁以上人群中,高血压排到第一位了。这些是怎么回事?该如何预防高血压?等等,都需要用科研去论证,进而向公众大力地宣传。这些科研可能无法发表于高端的医学杂志上,却是极有价值的。

“学区房”向“医区房”转化的新动向

《瞭望东方周刊》:企业的力量可以推动老年医学的发展吗?

闻玉梅:企业都想赚大钱,对进入新兴行业比较谨慎,所以现在对健康老龄化产业的投入较少,还有一些是没有资质,却在忽悠老百姓的。但不可忽视的是,未来这会是一个经济增长点,企业可以将其列入战略考虑。

目前少数房产开发商已将老年公寓与老年保健相结合,在建造老年公寓时免费为社区卫生服务站建造房屋,支持他们与三级医院结盟,出现了“学区房”向“医区房”转化的新动向。

健康老龄化要发展相应的企业。保健品多,钱也花了不少,却鱼龙混杂。要有个评估,制定准入标准与资质认定,定期考核,给以税收减免的政策,这样愿意做的企业可以形成品牌效应。

老年人的药也没人做,现在好多药瓶上都写着“老年人慎用”。老年人肾脏功能较差,用药与年轻人不同。华东医院院长对我说,他们把一片药掰成8片给老年人用。

老年人的疫苗,效果到底怎样?进口的是不是我国老年人需要的?都需要研究。

这些都是些实在的问题,也是可以拉动内需的新兴产业。做好了,对养老医老是省钱的,企业是赚钱的,老百姓钱也花到刀刃上,不被蒙蔽。

对于“健康老龄化发展的战略研究”,目前我们的中期报告已经完成,总体报告预计于2014年10月完成。由于我们精力、时间和财力有限,所以调研只是长三角的城市,对社区医院、养老机构、老年人等进行了问卷调查及个别访谈。虽然有局限性,但研究方法今后可供其他地区参考。

我们就想把“医老”的战略意义提出来,各个地方可以结合自己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来考虑这个问题。(原标题:院士闻玉梅:“医老”搞好了,养老将有所缓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