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会帮助你,征集你为父亲母亲拍的相片

图片 7

学校会帮助你,征集你为父亲母亲拍的相片

| 0 comments

“我可以用这只相机拍下妈妈,拍下所有关心我的人。”
1月20日下午,一只带着体温的数码相机交到了浙江大学残疾女孩叶沈俏的手中,这是挪威华侨马列先生买给叶沈俏的礼物。叶沈俏开心地用新相机为马列先生拍了照片。马列先生已经在海外生活了20多年,这次作为省政协委员来杭参加省“两会”,看到本报1月14日14版刊登的《妈妈背我好辛苦——浙江残疾女生希望有人帮她给父母拍张照》的报道后,几经周折找到本报编辑部。“我太想帮助这位女孩了!”马列先生打定主意要买一只精美的数码相机送给叶沈俏,让她以后随时随地都能圆上给父母拍照的心愿。20日下午,冒着大雪,马列专程来到浙大紫金港校区,看望叶沈俏。“让我们共同营造一种文化的寄托,帮助她‘站’起来。”马列握着沈俏的手说,开完省“两会”离开杭州后自己依然会继续关注她,给予她精神和物质上一定的支持,让她感受到社会对她的关爱。自本报1月10日开展“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令(见本报1月10日14版)以来,这样的感动一次次撞击着我们的心灵。读者的来信邮件如雪花般飘至,让我们原先预定为面向高校学子的征集令无限扩张,每一张图片,每一段文字都是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如果不是这次“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活动,我们无法了解到这么多普通家庭背后平凡而真挚的爱,我们也无法触摸到这么多人心底的温柔和感恩。母亲慈祥的笑容,父亲辛勤劳作的背影,妈妈布满沧桑的手,爸爸那已经直不起的腰……当这些镜头被用心记录下来的时候,我们体会到了亲情的力量,我们明白了过年回家的意义,我们在心里默默祝福:愿天下的父母安康吉祥!这些故事都很平常,我们也许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故事中的主人公不是明星,没有光鲜亮丽的外表,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权势,他们扮演的是最平凡也是最伟大的角色,我们称他们为“父母”,他们喊我们为“孩子”,在这简单的问候中,蕴藏着多么炽热的情感,举手投足间,我们是用心在感受,用情在言说。不管如何表达,最能打动我们的,或许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在大情感中,这些微小的东西往往让人记忆深刻,而“父母”就是带给我们这些记忆最多的人。桐乡读者程辉的来稿被刊登后还特意来信告诉我们,报纸刊登出的当天一早,就有位素不相识的金华读者李建华费了好大的劲打听到了他的电话,来询问《浙江日报》上登着的那张印有母亲年轻时相片的杯子是哪里做的?“这将作为我们家庭的永久珍藏。”程辉为登有母亲相片的那张《浙江日报》做了一只大镜框,这将是今年春节他送给母亲最好的礼物。挖掘感动你的细节,寻找身边的情感,我们期待着更多读者加入到征集令活动中来,让我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用自己的温度温暖你我身边的人。再不说爱
他们就老了吴孟婕“这辈子你还能和父母相处多久?”最近,这道亲情计算题在网上广为流传。拿到计算公式,网友们埋头苦算,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计算结果让人出乎意料,最长的有十几年,最短的只有十几天。当时间以一种倒计时的方式暴露眼前,人们的心理防线轻易失守。有欠缺就有行动。于是,“常回家看看”将被写进法律规定,老人们可以通过法律获得应享有的赡养费用和亲情交流机会。伦理有常,本该如此。不过,法律该如何把那些漂亮的行为用一句句刻板的条文规定下来呢:一天要和父母说几句话?一个月要和父母见几次面?每天要有多少的笑脸?这些反思,或多或少表达了人心的失落和焦灼。但也许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亲情,本就是一种与生俱来、互动互通的关系。又是岁末,乡愁的情绪早已聚集升腾至最高处,令人备受煎熬。返乡之路,那么漫长,那么难走,但又一定要走,因为路的尽头是父母守望的眼神,有一个灯光温暖的地方叫做“家”。说白了,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承欢膝下,不应只是一种姿态。可是渐渐地你发现,总是在说亏欠父母太多,到了该回家尽孝的时候,却又心甘情愿地被其他琐事牵绊住;一贯严厉的父母突然变得措辞小心唯唯诺诺,你听得一阵心酸,在下一通电话里却又忍不住因为自己的低落对他们大发脾气。曾几何时,年节成了父母子女之间“发现真相”的时刻。原来父亲的腿脚已经不太灵便,半年前母亲动过一次手术却一直没告诉你,又或是许久未见的父母把你儿时的照片贴满了墙壁。当话题触及父母、亲情,总绕不开一个不掺水分的“爱”字——你爱你的父母吗?也许你会付诸一笑,也许用沉默代替了回答。中华民族本就吝啬情感表达。天冷加衣,小心感冒,也依旧是在温馨之处惜字如金的。但镜头是直接的,它从不回避,它对准的是人,表达的是人心和人性。摄影的角度就是爱的角度。我一张张翻着焦波为父母拍摄的照片,看他用镜头留住日渐年迈的父母,30年,仿佛一场盛大的告别仪式。黑白无声,可那静寂之下翻滚的深沉的爱,却直击人心。焦波说,照相机给了他借口,让他有机会“拉着爹娘的手抚摩”,“用头拱一拱爹娘的前胸”。我们也给你一个“借口”。请你用相机定格下父母为你忙碌的瞬间,与我们一起分享你的感恩。尽管彼时你的内心可能非常羞涩、恐慌、或者不知所措,自有相片替你发声。爱会生长,而且循环不息。表达真情的渠道并不复杂,途径也并非单一,心有所感,心之所向,就是彼岸灯火。我们无力超越医学的限制,逆转生命的轮回,但或许我们还来得及表达。如果这样的表达尚可以无关生死,无关永别,也无需惋惜,便已是人生之大幸。你在我心里,总与温度相关。在夏天时凉爽如风,然而如今这般冷冬,却温暖如生活的缝隙投射进来的阳光。关于你的记忆,是无法尽述又无以为报,用最深情的心写就的,饱满深沉的音符。你在听吗?也许早该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有点害羞,可是,再不说爱,父母就老了。图片 1这些大山里的老人,别说拍照片了,有的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家门。当他们得知要给他们拍照,从家里的箱底翻出难得穿的新衣服,早早就等在了村头。三坑口村在册有210多名60岁以上的老人,除外出的,那天到了足有190多人,年纪最大的是88岁。只要身体没有残缺,人还能走动,他们都还在地头山上干活,好些老人正是从山上干活后直接赶回来拍照的,身上还沾满着泥土、树叶。镜头前,看到这些饱经沧桑的老人,满脸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弯曲的腰背……心头涌起一阵阵波涛,难以平静。这些老人,白发苍苍的老人,不就是我们的父老乡亲吗,不就是我们的父亲母亲吗?我们拿着梳子,仔细给老人们梳理头发,掸去尘土,整理衣服,扶正身躯……(钱正君
邢东文 杨捷 洪保平
摄)图片 22008年8月,我清晨离开老家,奔赴工作单位,母亲送我去等车的路上,身后的女友拍下这张照片。每次离开家的时候,父母都会给我提行李,送我到对面的路上等车,2006年父亲动过手术后,身体虚弱,但是他仍然坚持要送我,只是跟不上我们的步子,没有出现在照片中。以前是父母牵着我的小手走路,我上大学后,发现父母经常是跟在我后面走路,后来才意识到,父母的脚步变慢了。只要我稍微步子大点,他们就要小跑,生怕落下。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停下来等等,然后很自然地走在他们的身旁,这经常触动我的内心,让思念变得深切。(李炜
摄)图片 32007年2月,春节将至,合家团圆,这是家长们的期盼,也是远途上学孩子们的渴望。我的父亲母亲已是耄耋之年,他们早早地换上了节日的服装,按捺不住牵挂的心情,给远在浙江大学的孙子打起了电话。透过他们饱经沧桑的笑脸,看到了背后太多的辛苦。我的心感慨万分。孩子今天所取得的成绩是他们的骄傲。那份心情、那份牵挂、那份疼爱、那份盼望,都写在了两位老人的脸上。我看在眼里,情不自禁拿起相机拍下了这一难忘的时刻,这既是平凡的,它却是最恒久的。(董志光
摄)2011-01-14

图片 4

图片 5图片 6图片 7

高楚清拍的《父亲》。编者按 当天空飘起雪花,当车站的售票窗口又排起长龙,我们知道,春节又快到了。说起过年,每个中国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记忆。你说,过年,就是爸爸妈妈煮的饺子流香;她说,过年,就是外婆家窗户上的剪纸火红;他说,过年,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听爆竹声声……而我说,这所有的年俗年味,背后承载的文化核心,是团圆,是回归,是亲情,过年就是我们含蓄的中国人情感大集聚大爆发的时刻。从今天起,本报人文新闻推出栏目“温情2011”,征集你为父亲母亲拍的相片,倾听你讲述你家的过年故事。回家的路已经在眼前,家,是情感归去的方向。本报杭州1月9日讯
(记者 王婷 通讯员
周炜)这是一张普通的相片,透过一大一小两棵树的间隙望去,能看见一个老人在一片稻田中弯腰俯身的一个瞬间,而这张照片却感动了我们。拍照的是浙江大学的老师高楚清,相片里的老人是他的父亲。“2010年暑假,我带着女儿回了趟湖北仙桃的老家。第二天一早,我起床的时候,70岁的父亲已经下地劳作了。我拿出相机,我远远地,在镜头里寻找他的身影,拍下了这张照片。”高楚清自18岁离开家上大学,好几年才回去一次,这次回家,他对着父亲的背影说:“以后,我每年都要回家。”一张儿子为父亲拍的照片,含着绿叶对根的情谊,深深打动了我们。鲜花感恩雨露,因为雨露滋润它成长;苍鹰感恩长空,因为长空任它飞翔;我们感恩父母,因为有着说不尽的理由。父母的爱柔柔如水,深沉如海,恩重如山,对这种比天高、比地厚的恩情,我们又体会到了多少?报答了多少?我们总是来去匆匆,即使偶尔回一次家,也总是忙着自己的事。然而,不论天涯海角,儿女是父母永远的思念和牵挂,天长地久,亲情是永远缠绕的生命线。因为这份感动和感触,今天,本报联合浙江大学发起“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令,向全省高校师生征集你为父亲母亲拍过的相片,说一说那个让你心底涌起一丝暖意的瞬间,回想一下那个让你离家后仍牵肠挂肚的场景,亮一亮那个属于你和你的爸爸妈妈的故事。或许你还未曾为你的父亲母亲拍过一张相片,不要紧,寒假将至,你可以在回家过年的时候拿起相机,定格下父母为你忙碌的瞬间,记录下父母那无声却深重的爱。或许,你的父母很平凡,平凡得想不出有什么故事;或许,你的父母很清贫,只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但所有的爱,都不会平凡,请你用相机记录下他们,与我们一起分享你的感恩,我们会酌情刊登。作品要求:
一、真实。不需要太高的摄影技巧,也不需要太高级的相机,我们相信,最真实的就是最感人的。可以是一个背影,可以是一个面部特写,可以是一双手,可以是一个团聚的场景……只要有足够感动人的理由。二、照片像素在200K以上,我们需要原汁原味,谢绝PS图片。用手机拍摄的师生,请将图片导出后再发送,因为一般手机只支持100K大小的彩信。三、图配文。请写上一段200字左右的照片说明,记录下拍摄时间、地点和拍摄瞬间正在发生的事,不需要华丽的辞藻,但需要写明你之所以选择这个瞬间的理由。四、请一定留下你的准确联络方式和姓名(不公开显示)。投稿说明:浙江大学求是新闻网已开通投稿信箱和专题网页,也可投稿至zjrenwen@sina.com或与浙江日报文化新闻部微博互动

1月20日中午,刚刚完成最后一门考试,浙大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的叶沈俏和妈妈急匆匆地走进了青溪学园。浙江省政协海外特邀委员马列先生已经在会议室等候她们了。马先生是在《浙江日报》上看到了“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令中关于这对母女的报道后,决定要来探望她们。昨天,他还专门去杭州大厦选了一只玫红色的数码相机,送给叶沈俏。马先生在挪威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已经在国外生活了20多年,但却是个地道的杭州人。“这次回杭州,主要是来参加浙江省政协十届四次会议。14日,我在《浙江日报》上看到了浙报与浙江大学一起办的‘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活动的报道。我觉得这个活动很好,能够从一个很普通的角度,反映民生。叶沈俏同学的事让我意识到,我要帮助她,而且,我有能力帮助她。”马先生通过《浙江日报》联系了学校,找到了叶沈俏和她的妈妈。马先生在浙报记者的陪同下,在大雪中来到浙大紫金港校区。“沈俏,不要因为自己残疾而害怕,学校会帮助你,社会会帮助你。”马先生说,我很佩服沈俏,虽然残疾了,但她仍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浙江大学,说明她很自强;我也很佩服沈俏的母亲,能坚持每天这么辛苦地背着沈俏上学,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时,我很佩服浙江大学、浙江大学的老师们,为这对母女作了那么多事情。在近一个小时的交谈中,马列以自己的成长经历、自己的孩子的成长经历为例,鼓励叶沈俏做任何事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好的回报。他希望叶沈俏不要怕困难,要努力不断地学习和掌握更多的本领,要爱自己的父母,爱学校,更要爱国家。马先生还把自己的电子邮箱告诉了沈俏,他说,如果在学习上有什么不懂可以随时跟他联系。沈俏答应马先生,“我一定会更加努力,报答关心我的人。回家后,我会把我拍的爸爸妈妈照片传给您。”叶沈俏接过相机后,用这只新相机,给马伯伯拍了一张照片,这也是叶沈俏第一次使用数码相机。马先生看着沈俏拍的照片笑着说,到了浙大,我变得英俊了。(文
潘怡蒙/摄影 卢绍庆)

孝心无价
(节选)毕淑敏我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击的脆弱。父母走了,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父母走了,遗留给我们永无偿还的心情。你就永远无以言孝。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永无弥补。“孝”是稍纵即逝的眷恋,“孝”是无法重现的幸福。“孝”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往事,“孝”是生命与生命交接处的链条,一旦断裂,永无连接。……天下的儿女们,一定要抓紧啊!趁你父母健在的光阴。目送
(节选)龙应台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我的落寞,仿佛和另一个背影有关。……火葬场的炉门前,(父亲的)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么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公尺。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