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林峰和赵轩看着这口莫名而来的棺材将孙兴带走,吴昊同赵杰上网回来

陈林峰和赵轩看着这口莫名而来的棺材将孙兴带走,吴昊同赵杰上网回来

| 0 comments

打纸人
陈林峰、赵轩、孙兴三个人躲在图书馆楼侧的角落中,死死地盯着路口。图书馆前的小路上阴风阵阵,不时卷起树上的残叶,气氛有些诡异。
赵轩低声问:陈林峰,是这里吗?
陈林峰眼中闪过一丝火气,说道:就是这里。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那个家伙冒用我的QQ骗我女朋友来这里见面,我倒要看看谁胆子这么大!
孙兴则有些害怕:陈林峰,这条路不太平,咱们还是走吧!
陈林峰鄙夷地看了孙兴一眼,接着又回头盯向路口,发现一个人影正缓缓地朝这边走来。陈林峰立马压低声音说:来了!
陈林峰有些奇怪,总感觉人影在黑暗中不像是在走路,而是在飘。只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到那个身影来到他们近前,陈林峰飞起一脚将黑影踹翻在地,随后对身后的两个人大声说:给我打!
黑影被放倒在地,三个人将他按在地上群殴了起来。可陈林峰感觉到打在黑影身上的感觉不对,像是打到棉花上了一般。他停下来手,喊道:等一下,这手感不对啊!
三个人收住手,随着陈林峰掏出手机,用微弱的灯光照向地下的黑影,顿时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地上分明是一个用纸扎的人。鲜艳的颜料简易地勾勒出来了纸人的五官,它鲜红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三个人。一股冷气直冲三个人的后背。
就在三个人还没有从惊悚的一幕中回过神时,纸人的双眼流出殷红的血泪,随后猛地坐了起来。
陈林峰等三人顿时惊叫着躲开。
三个人看着慢慢漂浮起来的纸人,总算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见鬼了!
纸人慢慢地悬浮在空中,然后看着众人,恶狠狠地说:死!
陈林峰等三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将一个鬼给打了。来不及想更多,三个人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可是人哪有鬼跑得快,陈林峰边跑边回头,发现纸人悬浮在空中朝他们扑了过来。它纸扎的手上长出了青黑色的指甲,脸上简易的五官也有了狰狞的模样。
这时,更令三个人绝望的事情发生了:路口就在不远处,三个人却怎么也跑不过去。
突变
陈林峰顿时反应过来,他们这是遇到了鬼打墙。这个纸人不想让他们离开,它要杀掉他们。正在陈林峰绝望之时,身后跑得最慢的孙兴一把被纸人抓住了。随着孙兴发出一声惨叫,纸人一把抓起他的脖子将其提在了空中。纸人狰狞的脸上不断地涌出鲜血,尖声地道:挡我上路,死!
孙兴被纸人掐着脖子,因为缺氧浑身开始抽搐起来。陈林峰和赵轩停下脚步,见孙兴即将被纸人掐死,赵轩惊恐地问道:陈林峰,我们该怎么办?
陈林峰看了一眼跑不出去的路口,大喝了一声:反正我们也出不去,早晚都得死在它的手里,跟它拼了!随后,他掏出打火机就扑了上去。
陈林峰心中存有一丝侥幸,觉得它既然是一个纸人,那火八成可以克制住它。
随着陈林峰扑到纸人身旁,打火机点燃后火焰触到纸人的身体,纸人的一角顿时开始剧烈地燃烧。接着,燃烧范围越来越大,纸人开始发出凄惨的叫声。
纸人将孙兴放了下来,开始在空中翻滚。火势越来越大,等到火烧到头部时,纸人怨毒地看着陈林峰,尖声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随即,它便化为一片灰烬。
孙兴躺在地上大口地吸着空气。
在简单休息后,三个人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孙兴突然惊恐地叫道:我站不起来了!陈林峰和赵轩愣了一下,上前去扶孙兴。可是还没等陈林峰和赵轩动手,孙兴身下突然飘起了一口棺材。随着棺材慢慢地升起,孙兴便被困在了棺中。孙兴惊恐地大喊大叫,而棺材却在这时盖上棺盖,缓缓地飘向小路远处,随后钻进尽头的墙中消失不见了。
陈林峰和赵轩看着这口莫名而来的棺材将孙兴带走,冷汗打湿了两个人的衣服。他们再也顾不得孙兴的死活,惊叫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马影
细密的雨点打在本就湿乎乎的皮肤上,给人一种黏稠的厌恶感。吴昊与赵杰在土路旁边的小土坡后面蹲着,只露出眼睛来看着他们刚刚在道路中间放好的一捆草料。
“ 真的会吃吗? 那可不是活的。”吴昊疑惑地转头问道。
“死人摆供,死马献草。错不了的。那草上被我涂了一点儿东西,保证能把它引来。”赵杰目不转睛,小声回道。
吴昊半信半疑。他断臂的伤口虽然已被赵杰处理过,但是剧烈的痛感却让他想死。
两个小时前,吴昊同赵杰上网回来,疲惫的他们一躺下就有了睡意。可没过多久,赵杰感觉身体各处都传来了瘙痒的感觉。他以为是虫子,就随意地拍了身体几下,可后一下却拍在一只手上。
“ 别闹, 都几点了,
快去睡吧。”赵杰以为是吴昊在闹着玩,便翻身朝里不再理会。很快,面对墙壁躺着的他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发觉刚才摸到的好像不是活人的手——那手冰凉而粗糙,像已死的老人的手!赵杰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机,慢慢地打开手电筒,然后猛地起身一照!
一个黑乎乎的巨大人形影子在灯光下扭曲蠕动着,而且它居然没有五官!赵杰想赶紧喊吴昊一声,让他来帮忙。可他往吴昊的位置一看,却发现一匹巨大的马影将前蹄搭在床头上,不断地用马鼻子嗅闻吴昊的头。这马影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在吴昊脸上形成一团黑雾。终于,吴昊忍不住了,“啊”地一声尖叫。那马影仰天一声嘶鸣,随即张开巨大的马嘴就向着吴昊咬去。吴昊抬手一挡,他的整条胳膊一下子被撕了下来。
“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找死!”赵杰大喊一声,跟随表哥学过一点儿法术的他飞快地从腰间掏出一张符纸,一掐印决,舌尖精血喷吐上去,喝道,“夹缝幽火,听我驱使,恶影焚尽!”
一条白色的火链从符纸中奔腾而出,在空中疯狂地盘旋,继而如蛇般狠狠地对着鬼影缠绕而上。可那鬼影十分敏感,如虫子般诡异地蠕动着,从锁链中挤了出来,继而开始剧烈地收缩。而随着它的收缩,那马影竟也开始缩小,终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与常人相仿的模糊躯体。
这鬼马居然是鬼的影子,这怎么可能!
那鬼一成形便直奔阳台,沿途留下浓重的死气,终冲进夜色中消失不见。赵杰赶紧掏出黑色的纱布给吴昊裹上——这是用黑狗血浸泡过的纱布,专治被恶鬼袭击的重伤。
不一会儿,吴昊的伤口果然不再流血,只是疼痛并没有减弱。赵杰又施展法术安抚从睡梦中惊醒的室友,才扶着吴昊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寝室。
变故 他们一直等到那捆草料在雨中被彻底淋湿,那人影也没有出现。
“应该快了。这所学校以前是战场,我估计是这匹马连同它的主人在雨夜中战死,幸存的同伴用马革包裹它主人的尸体。马是人的伙伴,于是两者便合二为一。不过因为马的部分灵魂保留了下来,所以它们是吃草而不是吃肉。”赵杰安慰道。
可吴昊想了想觉得不对,既然它是吃草的,那为什么还要啃他?赵杰好像猜透了吴昊的想法,赶忙回道:“这种鬼可不单纯是马,还有一部分是那战士的魂魄。我们这么晚才回来,它是把我们当成敌军了,所以才跟到了寝室。”
吴昊恍然大悟,还想要继续询问,赵杰却突然做出噤声的动作。吴昊向土路那边望了望,发现土路的尽头,有一个模糊扭曲的影子正慢慢走来。他俩赶紧压低身形,赵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斩马刀,割破手指将鲜血涂在刀口上。影子走到那捆草料前,朝四周看了看,地上的影子现出异形便开始膨胀变大并直立起来,而后居然真的低头吃起了草料。
就是现在! 赵杰从土堆后一跃而起,举起斩马刀就朝着马脖子狠狠地砍去。
“咔嚓”,马头被他一下子砍了下来,凄厉的惨叫却是从一旁分离出来的影子口中传出。赵杰的嘴角露出一抹凶狠的笑意,将斩马刀插进马头挑了起来,马头仰天一声嘶鸣便化成了一团黑雾。赵杰闻到一股浓重的尸气,突然感觉这件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急忙回头望了一眼,却发现吴昊背后站着一个鬼影。
“有诈,它是故意的!”赵杰急忙大喊,可是已经迟了: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吴昊行动不便,在他回头的时候,那鬼影已经扑了上来……
赵杰拼命地想要冲上去,马的残躯却将他践踏在脚下。而就在吴昊百死无生的时候,一个人影猛地从旁边冲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铃铛使劲地摇晃。一阵奇异的声音从铃铛上扩散出来,那鬼影听到铃声便抱头哀号,身形急速膨胀。那人影抬着手伸出四根手指,便有四道符文凌空立在他的指尖:“天相、地相、人相、鬼相,四相之力,鬼躯封禁!”符文脱手而出,射到鬼影的四肢上,它的身体居然像干涸的河床一般龟裂,哀嚎声顿时响彻不休。
人影见那鬼居然还没死透,连忙咬破食指,就着黑色的腥血在铃铛上划了几道奇异的符咒。符咒一成,铃铛瞬间变得如铜钟般巨大。他抱着巨铃对准它的头颅狠狠地扣下,一阵强烈的黑风从铃铛底下吹了出来,布满血腥的尸气一下子扩散开,终在雨里湮灭。而压住赵杰的无头马见黑影散尽,黑雾一转,马头便又回到了脖子上。它抬起蹄子便冲向那人影,可到了近前时却像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
鬼契
那摇铃铛的人影扶起地上的吴昊,向着赵杰走来,赵杰这才看清那原来是他表哥。
“你怎么来了?”赵杰疑惑地问道。
“我早就来了。”表哥哼了一声,不屑地回道,“你到底在干什么,还真以为这是马啊?它是给你布了一个陷阱,以节省发动契约的力量。你可真是……”
“契约?”赵杰更加困惑了,也知道自己所谓的马革裹尸完全猜错了。
表哥叹了一口气,许久后回道:“是牧马人,半人!血笔为字、肉躯为押、终身为奴!你们两个人已经签约了,那匹马只是它与鬼交易后变出来的东西,你们这次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契约?我们什么都没签啊!”他俩急忙辩解道。
“自己看!”赵杰的表哥又是一声冷哼,随即从腰间取出两枚古老的钱币,沾了沾地上带雨水的土,继而轻轻地贴在他俩眉心处。他俩觉得脑袋“嗡”地一下,这几天的大事小事全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忽然,一双一黑一白的手在他俩脑海中呈现,那是门卫大爷的手:之前在他俩上网回来经过门卫处时,里面的大爷让他俩在两张白纸上各签一个名字,说是太晚了,签了字才可以进去,他俩虽然觉得有点儿奇怪但还是签了。当时看到的只是一双又老又瘦的手,可这时再看却变了样子。
他俩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表哥又说道:“刚才你们签的就是鬼契。签了契约后,你们的肉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归它所有。这牧马人是鬼把自己的一半变成了人,而我……”表哥看了看赵杰,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是半鬼,只有晚上才能战斗,我们必须马上找出它,要不然你俩都没有活路!”
吴昊一听,惊恐地看着赵杰的表哥,急忙退后。
“别害怕,我表哥只是用法阵和契约将自己的一半变成了鬼,来增强自己的战斗力。因为他以前被恶鬼啃掉了一半,差一点儿就死了,所以只能用鬼躯代替自己的肉躯。”吴昊解释道,随即转头问道,“表哥,那咱们现在就动手?”
“嗯,先去门卫房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惨死
雨终于停了,土路上遍布肮脏的水洼,却倒映不出漆黑的夜。这三个人来到门卫的小房间里,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空气中却充满了浓重的尸气,而且地上竟然还有一块大腿形状的影子。
“这……是五脉轮阵,集齐五个人的残躯来复活失去肉体的魂魄!只有参与五脉轮大阵的人,才会在生活的地方留下被夺走的肉躯影子——这个门卫大爷不是鬼,也是签约的人!原来牧马人是要布下五脉轮复活大阵,看来这次是真有大麻烦了!你俩在门外看守,我要用半鬼躯体探查它的踪迹!”赵杰的表哥说着,身体便裂成了两半。那分离出来的鬼躯就像一摊油一样,慢慢地蠕动到地上,附在那腿影之上。
很快,一个人影踉跄着走了过来。吴昊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晕了过去,而赵杰很清楚地看到那人的双手一黑一白,而且少了一条腿——是门卫。他逃出来了?
“表哥,不用找了,他……”赵杰还没说完,门卫却突然像弹簧一样猛地一跳,一下子跳到了半空中,继而踏破屋顶落入房里。赵杰紧随其后破门而入,看到表哥坐在地上,已经没了头颅。他周围的护身法阵已经破碎殆尽,黑雾在房间内缭绕,门卫站在一旁,叼着表哥的脑袋。
“我跟你拼了!”赵杰大喊一声,掏出九个血红色的纸人,往地上一扔。九个纸人随即直立起来,做拥抱状。
“死意九决,无妄噬魂狱!”纸人的胸膛里射出一道猩红色的光芒,那光芒分别交织起来,逐渐形成一个环形的血网。血网一成,纸人随即发出沙哑的呻吟,并向里聚拢,一个漆黑的黑洞随即出现在血网中间。
“噬!”赵杰一声大喝,血网狠狠收紧,顶上的黑洞跟着爆发出无穷的吸力。门卫发觉自己已经走不掉了,竟然一口将他表哥的头颅吞下,而后咬断自己的四肢,甚至将自己的头颅凭空拧了下来。头顶上的黑洞在吞噬掉头颅和四肢后,慢慢地闭合,后消失不见。仅剩下装着表哥头颅的胸膛,“嗖”地一下从屋顶上飞出,消失不见。
虚弱的赵杰瘫坐在地上,他自己要如何同其余的恶鬼斗呢?突然,表哥的尸体动了。他慢慢地爬了过来,拍了拍赵杰的肩膀,指了指土路的尽头才缓缓地倒下。赵杰明白了,表哥是想让他完成驱鬼的任务,保护身边的人。他一咬牙,在表哥身上摸索出所有能用的法器,一股脑儿地塞在自己身上,扛起吴昊朝着土路走去。
土路的尽头只有一个建筑物——网吧。 原因
网吧内十分安静,只有几个人在上网。昏暗的光线下,显示器照出几张惨白的人脸,全都像鬼一样。
忽然,一阵风吹进网吧。赵杰不经意间看到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底下帘子被刮开一角,露出一道漆黑的暗门来!
门后是一条楼梯,他俩慢慢地沿着楼梯向下走,不一会儿一个暗室便出现在他们眼前。暗室的正中位置画着一个巨大的血色法阵,一鬼一马毫不惊慌地站在不远处,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一样。
“你们来了,我还没有发动契约呢……”那鬼微笑着说道,喷出浓重的死气来。
“我知道你在等我们完成大阵,但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赵杰紧皱着眉头问道。
那鬼比画了两下,一段幻象便涌入赵杰的脑海中:网吧内坐满了人,突然角落里的一台电脑主机冒出了火花,坐在那座位上的少年猛地哆嗦起来,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那被电死的孩子是我的儿子,而且现在就站在我旁边。”它瞥了一眼身旁的马影。
“什么,那不是你签契约后才弄出来的东西?”赵杰惊讶地问道。
“没错,牧马人签下这种契约后,身体的另一半就会变成不同的鬼怪,供自己支配。可我不同,我卖了自己的全部灵魂,从而让儿子的魂魄完全保留下来。”它沉声说道。
“如果是那种契约,你儿子岂不是都永远无法复活了?”赵杰想了想,继而惊恐地叫道,“难道你是要复活自己?”
“答对了,真聪明。我之前签约就是为了能让儿子的身体为我所用。况且我要启动的也不是五脉轮,而是更高层次的七脉轮,那两轮是为我以后能在白天活动准备的。”那鬼阴狠地笑了笑,赵杰发现那匹马又不见了,便将一个八卦盘掷向了身后。
八卦盘直奔吴昊身后,在他后面的一个黑影踉跄着躲开了攻击,显出身形。是那鬼马!它此刻已变成了少年,龇牙咧嘴地狞笑着,嘴角滴着黑色的液体。它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不成样子。
“你们真不错,很好。”少年还是第一次说话。 “什么很好?”赵杰眯眼问道。
“你的身躯和他的头颅。”少年继续说道,“我早看中了他的头,真是够帅。”
“你可以来试试看。”赵杰故作镇定道。
少年咧嘴笑了笑:“等一下再来找你,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说完,它身形一扭,又变成了一匹黑马。只不过这一次它周身充满了杀气,直奔法阵而去。到了法阵跟前,它张嘴便念出一段口诀:“上为顶轮、中眉间轮、中喉轮、中心轮、中脐轮、下海底轮、六脉轮,启!”
“你干什么?我还没有允许你开启,你竟然……”那鬼惊讶地在阵外喊道。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阵里传来,随即由无数鬼影形成的罡风从阵内升起,盘旋到阵外保护着整个大阵。赵杰顿时觉得自己的肉躯有一种要离魂而去的感觉,赶紧躲得远一些。
“老家伙,别以为我变成了马就不知道你的想法!”少年仰天大笑。恶臭的腥风从它嘴里喷出,屋子里顿时下起了血雨。
少年竟然将那鬼的头颅凌空提起,狠狠地一捏,它的魂魄就一下子被捏碎了。少年将它的魂魄一口吞下,而后走进阵中。
逆开
“它在吞噬魂魄,我们快趁这个机会跑吧!”赵杰连忙对吴昊说道。“不行,你们没有退路。”
突然,一个声音从他们后方响起,可赵杰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我在你肩膀上。”
赵杰往自己肩膀一看,吓了一跳:一团黏糊糊像蛆一样的东西从他的肩头挤了出来。
“这是……”赵杰疑惑地看了看,随即恍然大悟——是表哥的半鬼躯体!那时表哥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原来是让它寄居在他身上!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赵杰问道。
“哼,那家伙只开了六脉轮,第七轮却不是那么容易开启的!”半鬼幽幽地说道,“这第七轮并不在人身体里,而是在头顶上方四指高的位置,乃魂魄外现。本来这对于它来说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有了它父亲的魂魄后就简单多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在它刚凝聚起第七轮时马上逆开法阵,它就会爆体而亡,这样一切都结束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赵杰看了看半鬼。
“只不过你做不到,除非跟我签约成为半鬼,否则……” “签!”
就在赵杰痛苦的签约过程完成之时,少年的第七轮也凝聚而成,它看起来已经完全不是恶鬼的样子了。
“就是现在!”赵杰大喊一声,风一般冲进了法阵当中,喊出一段口诀来,“顶轮落地、眉间轮位移、喉轮割裂、心轮破丧、脐轮通地狱、海底轮永眠、梵穴轮归大虚无,七脉轮,逆开!”
房间里突然亮起血红色的光芒。那少年突然瞪起了眼睛,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它想要思考,大脑却停滞了;它想要呼吸,喉咙却被锁紧。
“你们高兴得太早了,难道我会不知道你们中隐藏着一个半鬼人吗——我要你们陪葬!”少年狞笑一声,一颗头颅就从它的脖颈处探了出来——是他父亲!
“鬼脉通湮!”一声凄厉的哀嚎同时在这两个鬼嘴中响起,法阵中立刻升起一道鬼影遍布的屏障。少年的身形开始膨胀变化,后直接变成了两头四臂。赵杰见它居然还有后手,干脆在割裂血肉的罡风中慢慢朝它走去。
“快回来,找死啊你!”吴昊在阵外焦急地叫着。突然,吴昊被一下子弹飞出去。法阵已经缩成了一个黑点儿,乌黑的罡风形成了一个球体,法阵的能量完全被压缩在里面,眼看着就要爆炸了。
“还不快跑!”阵内响起一声无力的呐喊,吴昊只好远远跑去。而就在他跑出去没多远,赵杰嘶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献祭湮法,绝望之力。”
无数纸人密密麻麻地从罡风中挤了出来,如同蚕茧一般将吴昊包裹得严严实实。透过纸人间的缝隙,吴昊看到阵中的赵杰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朝他笑了笑。
“轰——”
天空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吴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切都消失了,网吧变成了一片废墟。吴昊抱着胳膊跪在地上,泪水滴落在野草上。

熟睡中突然尿急是让人痛苦的,可是也没有办法,因为实在忍不住。于是,阿峰极不情愿地离开温暖的被窝。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赌博信誉平台排行榜 ,“啊,困死我了!”阿峰打着哈欠回到床前,刚一掀被子,身体忽然就是一震,因为他看到床上竟然躺着一个人!

做为单身狗的阿峰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是哪个不长眼的姑娘,竟然会爬上自己的床!

澳门10大正规赌场 ,定睛一看,阿峰瞬间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躺在他床上的竟然是一个纸人!雪白的脸,腮处擦着两坨极不自然的腮红,两个黑豆一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峰,血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什么。

“啊!”阿峰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的床上怎么会有一个纸人呢,这么不吉利的东西是谁放在这里的!

正规赌钱的十大app ,阿峰狠命吞了几口口水,战战兢兢地爬起来,往床上看去。

不见了,真的不见了,床上空荡荡的,那有什么纸人的影子!

“奇怪了,难道是因为我太困了,意识模糊产生幻觉了!”阿峰想着,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上床盖上被子准备继续睡觉。

可是,阿峰还没来得及关台灯,忽然瞟见在自己的床边,好像站着两个人!

急忙定睛一看,只见两个纸人正站在床前,一男一女,一身童仆的打扮,手中还端着什么东西!

阿峰吓得缩在床脚,惊叫着看着两个纸人。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两个纸人呢,难道自己见鬼了!

忽然,两个纸人的身体开始微微扭动,动作非常机械。

十大老品牌网赌网站 ,阿峰的心马上就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看着那纸人离他越来越近,可是他的身体却像被灌了铅一样,一点儿都动不了!

纸人近了,越来越近,直到那男纸人的脸贴在了他的脸上!

网赌哪个平台app正规 ,突然,阿峰惊叫一声,猛地弹了起来!

哎呀,原来是做梦啊,怎么会做这么恐怖的梦啊!阿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重重地喘了几口气。

赌博最正规网站平台 ,忽然,阿峰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被子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阿峰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一个四周长满枯木的荒野山林里!

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难道说是梦游吗?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这毛病啊!还是说,自己是被鬼上身带到这里的!

一想到鬼,阿峰想起了梦中见到的那两个纸人,忍不住一阵哆嗦:“不行,我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站起身来,阿峰发现这里到处都是一片荒凉,四周都是树,但是却没有一棵树是活的,全都是枯枝败叶,一点儿生气都没有。

“这什么地方啊,怎么才能走出去呢!”阿峰很着急,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穿着睡衣,手机什么的也没带着,所以根本没办法联系外面的人!

突然,阿峰看到前方影影绰绰的树影中,有一点儿昏暗的青光,正在缓缓移动,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人在拿着灯笼移动!

“有人,太好了!”阿峰顾不上心中的好奇,急忙朝着那点青光飞跑过去。

可是,还未等靠近,阿峰就停住了脚步。因为月亮很大,很白,虽然还有一定的距离,爱风衣请看清楚了前面的情况。

只见自己刚才见过的女纸人正提着一盏发出青光的灯笼在前面移动着,而它后面正有一个人垂着头,随着它缓缓得挪动着脚步。

突然,那个人猛地抬起了头,一张干瘪地像是核桃一样的脸映入了阿峰的眼帘!

阿峰吓得差一点儿叫出声来,急忙捂住自己的嘴,不由分说回头就跑!

一直跑了很久,阿峰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了脚步,扶着一棵枯树大口地喘着气。

“怎么会有干尸呢,而且那纸人……”阿峰有些不敢相信,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想知道是不是还在做梦。可是这一次脸被捏得生疼!

“不是做梦,那我是真的见鬼了!”阿峰十分惊恐,但是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更不知道怎样才能离开这恐怖的地方!

“救命啊!有人吗?救救我啊!”阿峰心中非常害怕,但是现在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尝试喊救命,说不定会有人路过,听见自己的呼救声。

没有人应答,只传来几声乌鸦的嚎叫。几只眼冒绿光的蝙蝠从阿峰身边呼啸而过,嘴里的两只长牙像匕首一样,仿佛轻轻一碰就能刺穿人的皮肉,将人身体里的血吸干!

突然,阿峰感到有什么东西碰了碰他的大腿,急忙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女孩儿正站在他身边,睁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小妹妹,你……”还没等阿峰说什么,那小女孩儿忽然开口了。

“哥哥,我很无聊,你来陪我玩儿好不好?”小女孩儿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阿峰马上就被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只见小女孩儿张开的嘴里流出一股腥臭的血水,两颗眼珠子也从眼框里掉了出来,落在地上!

阿峰想跑,但是那小女孩儿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说:“哥哥,你不要走啊,陪我玩儿吧!”

“不,你滚开!”阿峰拼命踢开那小女孩儿,撒腿就往前跑。

一直跑了十几分钟,阿峰实在跑不动了,于是停下脚步,扶着树大口喘气。

过了一会儿,阿峰忽听有人叫“救命”的声音!看来还有人跟自己一样,这可太好了,两个人想办法就能离开这个地方。

阿峰急忙四处张望,想找到喊救命的人。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子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跑到近前,不由分说就拉住了阿峰的手,眼里满是焦急和乞求。

“姑娘,怎么了?”阿峰问道。

“有鬼在追我,求求你救救我吧!”

阿峰急忙向女孩儿身后看去,只见一个身形健硕的人影正在向他们这边走来,手里好像还拎着什么东西。

“快跑,这地方不正常!”说着,阿峰拉着那女孩儿就往前跑,虽然漫无目的,但至少现在不能落在那个大块头手里,要不然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呢!

可是没跑几步,那女孩儿突然摔倒在地!

“快起来,没事吧?”阿峰急忙去扶女孩儿,可就在那一瞬间,阿峰忽然看到,那女孩儿的腿
已经完全扭曲了,白色的骨头已经冲破皮肉,但是一滴血都没有!

阿峰松开女孩儿手,身子往后挪了挪,惊恐地看着那女孩儿。

女孩好像一点儿不在意自己腿上的伤,一瘸一拐地站起身来对阿峰说:“你怎么不扶我起来呢?”

女孩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说:“我的腿没事啊,这不是好好的嘛!”

好好的!阿峰分明看到女孩儿腿上那裂开的破皮正随着晚风一晃一晃的,白森森的骨头上竟然爬上了几只蛆虫!不对,这女孩儿不是人!

阿峰毫不犹豫,顾不上女孩儿正在跟她说话,撒开退就往前猛跑!

突然“嘭”的一声,慌不择路的阿峰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揉揉眼睛抬头一看,只见自己撞上的正是之前追那个女孩儿的大块头,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条粗长的铁链!

阿峰惊叫一声,站起来准备逃跑,但是那大块头一甩手中的铁链,正好缠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死死拉住。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阿峰想要挣脱,但是铁链缠得非常严实,根本就挣脱不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的铁链,竟然没让他有一丁点儿窒息的感觉!

“跟我走吧……”大块头拽着铁链说。

“不,我不要,你放开我!”阿峰还在试图挣脱铁链:“我不跟你走,我要回家!”

大块头伸出手掌放在阿峰面前,阿峰一个激灵,停止了挣扎。一副模糊的画面出现在他面前。

画面中,阿峰看到自己的父母正在失声痛哭,其他的亲戚们都在悲伤地布置着灵堂!而灵堂中间放着的黑白照片正式他自己!

忽然,阿峰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他想起来了,因为忘关煤气,他意外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之后因为神智不清醒,一直以为自己还活着,还继续做着在人间应该做的事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