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无障碍成立初期成员合影,清华已经启动校园无障碍设施建设

图片 5

THU无障碍成立初期成员合影,清华已经启动校园无障碍设施建设

| 0 comments

矣晓沅:我们在做一件微小而伟大的事

来源:根据“THU无障爱”综合编辑

作者:矣晓沅


图片 1

THU无障碍成立初期成员合影

起点

2015年的初冬,邵磊老师和袁周学长找到我,畅谈了关于成立清华无障碍发展研究院和学生无障碍协会的规划。那时我虽然已经在轮椅上度过了13年,但却一直局限在狭窄的自我空间中,对无障碍、对残疾群体、对人权几乎一无所知。也正是在那次交谈中,我第一次看到了一幅宏大而美好的愿景——一个中国8500万残疾人能够自由生活的世界。

那个冬天,我还结识了一位香港大学过来的交换生小林。小林是一位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是一位坐轮椅的残疾人。小林在清华期间,除了上课,就不断推着轮椅奔走在校园的各个公共场所间,找出有关无障碍不完善、不合理的地方,然后向物业管理人员提建议。虽然她只在清华待半年,半年之后,这些不足就与她无关,但她仍然一次次去找相关人员提出建议。在这段经历中,我第一次了解了什么是残疾人的权利,第一次知道了,有时候努力的意义不仅仅在自己个人。

无障碍的发展建设涉及硬件、软件和理念三部分。这三部分紧密耦合,其中任何一部分的缺失与不足,都会造成短板效应。

无障碍研究院主要负责硬件的研发和软件的制定。THU无障碍则负责学生层面的理念传播,也希望能集思广益,发挥不同专业的特点,进行无障碍相关的科创设计。同时我们也希望在学校针对残疾学生的制度体系建立起来之前,承担学生与研究院和学校沟通的桥梁。

协会一开始走得很艰难。我们纯粹做公益类的活动,很多时候比较枯燥,对加入的学生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但在初代会长袁周的努力和研究院的支持下,协会进行了导盲犬进清华、无障碍电子地图制作等活动,平稳地走过了第一年。

我们所走过的路

2017年秋,我接任成为THU无障碍的第二任会长。我觉得我个人并没有什么领导和管理的才能。最初在任时,我一直负责协会的宣传工作,这也是自己比较喜欢和擅长的。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一个搞宣传的,怎么就当了会长呢?记得袁周同我讲话,说:“我和邵老师决定了,你来当会长。”我说责任重大,很难胜任啊。袁周说:“民心所向,大家已经研究决定啦!”

于是在协会的第二年,我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和小伙伴们开始做一些微小的事情:将主要的活动方向回归到理念宣传上。在校内主要面向普通学生群体开展各类宣传体验活动,在校外则联络相关的公益组织开展活动。

图片 2

校园无障碍体验

校内活动的主要目标是普及无障碍知识,加强学生们的无障碍理念以及扩大协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清华无障碍发展研究院曾提出一个很好的总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不是不关注,而是不知道。”很多关于无障碍不道德不文明的行为,大多是出于对残疾群体需求的不了解。例如,学校里很多食堂都有无障碍坡道,但是以前很多同学就随手把自行车停在了坡道前。这些行为往往没有主观恶意,只是因为缺少无障碍意识,不了解残疾人除了坡道就没有其他方式可以上去,坐着轮椅也没有办法像健全人一样从两辆自行车的间隙中挤过去。

我们在校园中多次开展无障碍体验活动,邀请身体健全的同学体验拄拐,体验坐轮椅在校园中穿梭。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看到校园中无障碍发展的优缺点,体验残疾人生活的困难,从而树立无障碍意识。

此外我们也进行多种宣传活动,加强协会的知名度。2017年冬,THU无障碍先后接受了小五爷园、清新时报等校内媒体的采访,借助新媒体的报道提升自身的存在感。

图片 3

协会的各类宣传品

同时我设计制作了协会的各类宣传品,包括宣传书签、协会定制的帽子、纸袋、环保餐具、手机支架等等,在做活动时作为宣传品或者奖品分发出去。

做这些事并不仅仅只是想搞个大新闻。提升知名度一是为了发声。无障碍建设的推动需要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两方面同时进行。我们普通民众要在底层呐喊发声,由下而上传达自己的权利诉求。只有这样,决策者才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进而由上而下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

二是为了播撒意识的种子。现在中国无障碍设施的不足,基本上是来自于各级决策者无障碍意识的欠缺。进行建筑设计时,设计师没有意识到无障碍的必要性;建筑验收时,验收者没有意识到要去检查无障碍是否达标。未来从根本上改善社会无障碍状况的关键在于提升决策者的意识。THU无障碍只是个成立两年的学生小社团,没有经费更没有话语权,我们能做的很少。但是我们能在清华的学生中播撒意识的种子。让更多的学生知道“无障碍”这三个字,知道残疾人的生活需求,知道我们协会努力的方向。清华的学生走入社会,今后都能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和领导者,当他们做一项决策时,能回想起多年前在校园中有这样一个群体在为无障碍奔走,从而在自己的决策中考虑了残障群体的需求,那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图片 4

THU无障碍和北京“新起点”公益基金联合开展活动

联络校外公益组织的活动,主要是和不同的组织加强联系和交流。一方面我们需要更加深入地了解残障群体的生存现状以及他们的诉求。清华是个大大的象牙塔,在这所园子里有善良的学生老师,有学校雄厚的资金和先进的技术。所有这些在支撑着残疾学生的校园生活。但是社会上很多残疾人的生活条件要差很多,我们必须走出校门,了解更多无障碍的现状。二是需要接触更多不同类型的残疾朋友。我自己是肢体残疾,协会这一年的工作也主要围绕肢残开展。但是清华还有听障等其他类型的残疾学生。随着校园无障碍设施的改善和发展,今后会有更多优秀的残疾学生走入清华。我们需要提前了解不同的残疾状况,进行相应的准备。

这一年来,针对上述内容,协会共开展了9次活动,有数百名学生进行了参与。协会的公众号一共发送16篇推送文章,累计阅读量约7700。同时协会与多个校外无障碍相关的公益组织建立了联系,并在校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探路者

可以直言不讳,我们所做的,清华所做的,依然有很多不足。去年清华录取魏祥学弟时,在一片称赞声中,也有公益组织撰文直言,“不喝清华的这碗‘鸡汤’”。残疾群体更想看到的是学校对无障碍建设状况的回应,而非一篇优美的抒情美文。

我个人也不喜欢“鸡汤”,因为“鸡汤”能滋补,但是不能治病。我国无障碍目前有很多“顽疾”,需要的是“治病良药”而非锦上添花的“养生滋补”。然而现实是,很多其他高校,哪怕连一碗“鸡汤”也舍不得端出来,直接关上冷冰冰的大门,把残疾学生拒之门外。

图片 5

清华肢残学生住的宿舍楼无障碍设施翻修前后对比

清华的校风是“行胜于言”,我们所做的,远比我们所说的要多。这是我在清华的第六年,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校园里无障碍的变化:主要的教学楼有了无障碍卫生间,很多食堂也陆续修建了无障碍坡道,原有的一些老旧、不符合标准的无障碍设施也在逐步重新翻修。学校相关部门也加强了管理,现在食堂门口自行车停放井然有序,堵住无障碍通道的情况也很少再发生。

无障碍建设这条路,清华走得很难,也走得很慢,这是因为我们愿意成为探路者。与很多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无障碍发展落后了大半个世纪。当我们直面这一问题,重新审视我们的不足时,发现很多问题无例可循,需要从摸索,一点点设计,逐步完善。我不否认有尸位素餐者,但请相信,在清华里,有这样一群学生和老师,在为无障碍的发展努力探索着。

THU无障碍目前做的事情还很少,大多是些微小的事情。曾有人质疑我做这些小事有什么意义,如果把相应的时间精力放在自己的专业上,能作出更好的专业成绩。

在谈及我今后的发展道路时,我的父亲曾不止一次提出,希望我不仅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作出成绩,还要争取以某种形式参与到政治决策中,提建议、做提案、呼吁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掌握一定的话语权。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善残障群体的生活环境,为更多的残疾人作贡献。

每每与此,我都不免动容。我所遭遇的不幸,给我自身带来了无数的苦痛,也为我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但即使如此,在规划未来时,我的家人仍然希望我不要把自己的眼光局限在自我上,也要尽力去帮助更多与我一样不幸的人。

我想这也是我在自己研究生学业最困难的时候,依然接过了会长之职,依然继续着这样微小努力的原因。

我相信THU无障碍中每一位成员的努力都不仅仅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我们在朝着一个共同的愿景前行——一个自由、开放、包容的世界。我们目前做的事情还很少,但是今后我们会做更多。

来时的路已成过往,我们在向着未来探路。

梦中的星辰大海

我的会长任期到了。这一年里,在外联、宣传、活动开展和团队建设上,虽然都做得差强人意,但真的十分感谢THU无障碍的小伙伴一直支持我,支持着协会。

今年是我在轮椅上度过的第15个年头。差不多十年前,我曾在梦中见过一些自由而唯美的画面:我独自登上高山,在峰顶抬头仰望,璀璨的星辰触手可及;我静静踱步海边,在清晨的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感受海浪的节拍。十年弹指一挥间,我逐渐习惯了身体的桎梏,习惯了残缺身体带来的不公,但是梦中的画面我却一直未能忘却。

我相信心中渴望的那些自由终将实现,因为向着梦的方向,我们在做一件微小的事,一件微小而伟大的事。

矣晓沅

2018.06.26 于清华园

编辑:赵姝婧 审核:襄楠

以建设无障碍大学为目标 校团委推动校园无障碍设施改造

新华社北京6月26日电 题:清华研究生矣晓沅:轮椅上的坚韧“跑者”

无障碍建设写入清华校园规划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8-4-27 雷嘉


清华大学理科实验班类专业2017级新生魏祥因为先天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去年8月一到清华大学报到,就和母亲一起住进了学校提供的无障碍单间宿舍。这对魏祥来说是新生活的开始,对清华大学也是一个开端——如果说之前因为相继有残疾学生入学,清华已经启动校园无障碍设施建设,那么魏祥入学及其引发的高度关注,则把无障碍设施建设上升到校园总体规划的层面。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在清华校团委等各方的推动下,一系列无障碍设施改造和建设工程正在进行之中。

校团委无障碍协会在行动

在清华大学一栋留学生公寓的一层,有四个经过无障碍改造的房间,分别住着四个残疾学生家庭——因为重度残疾,他们都需要家人照顾才能完成学业。魏祥的邻居是矣晓沅——2012年入学的他目前在攻读计算机硕士。

就在魏祥入学前一年,清华学生无障碍研究协会在校团委的指导下成立了,会长就是矣晓沅。作为一个学生公益社团,无障碍协会旨在发挥不同院系的学生所学之长,宣传无障碍理念,推动校园与社会的无障碍建设。协会的短期目标是把清华建设为全国第一所无障碍大学,长期目标则是推动全国高校的无障碍建设。

在校团委的支持下,无障碍协会组织了一系列活动:导盲犬进清华、残奥冠军进清华、制作校园无障碍地图、举办无障碍知识竞赛……让“无障碍”的理念进入到越来越多师生心中。

所以,魏祥母子到清华报到时,他之前发信请求的“陋宿”已经在等着他了——一间无障碍单间宿舍。房间虽小,但设施齐全而且无障碍达标:包括两个小卧室和一个卫生间;床边、卫生间里都有扶手;放东西的隔板、挂钩位置比较低。

无障碍理念在推行

矣晓沅告诉北青报记者,2012年他入学时,校内还只有六教、紫荆食堂、桃李园食堂、人文社科图书馆、新清华学堂等新建建筑有比较完备的无障碍设施——门前有坡道和无障碍停车位,电梯里有低位及盲文按钮、语音提示和抓握扶手,楼里有无障碍卫生间等等。

但不可否认,清华园里更多的是老建筑,很多还是文物级建筑。在上面进行无障碍设施改造难度大、造价贵、审批繁琐。尽管如此,清华还是在努力。魏祥入学后,清华校团委多次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宣传无障碍理念、推进无障碍建设。近年来,玉树园、芝兰园食堂门口的坡道建起来了;校园里的盲道越来越长;教学楼电梯里的低位及盲文按钮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通过校团委的大力宣传,更多同学意识到身边残疾同学的需求,开始自觉地在走路、停放自行车时避让盲道和坡道。

无障碍建设写入校园总体规划

与学生无障碍协会同时成立的还有清华大学无障碍发展研究院。去年底,研究院和校基建处启动合作,对校园无障碍设施进行整体评估和改进。无障碍发展研究院的邵磊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今年的清华校园总体规划中,增加了无障碍专项研究,委托研究院对校园无障碍现状进行系统调查,并结合师生需求提出建议方案,目前工作已经启动。这是全国校园规划中,第一次有无障碍的专项内容。

据邵磊介绍,学校目前正在对学生公寓进行无障碍改造,已经对公共卫生间和残疾学生卫生间进行了改造。“卫生间空间有限,限制因素很多,进行无障碍提升也是做了很多设计与讨论,希望能成为改造的示范。”在学生宿舍区改造设计中,高差、人行道、建筑出入口、停车位等都纳入改造范围。学校教学楼也在改造中,对出入口、公共空间、阶梯教室的助听设备都有所考虑,目前已经在深化设计。“我所在的建筑馆已经完成了部分改造,比如入口坡道,坐轮椅的老先生方便多了。”邵磊老师说。

新生魏祥致信清华 求“一间陋宿”

2017年6月26日,一封甘肃高考考生写给清华大学的信出现在网络和微信朋友圈里。这位来自“苦甲天下的甘肃定西”的考生叫魏祥,定西一中毕业生。他患有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内囊肿,出生后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而且父亲早逝,只有坚强的母亲陪着他一路求学,并在当年高考中取得648分的优秀成绩。得知他的成绩很可能通过国家贫困专项被清华大学录取,他抱着一线希望给清华招办写了一封信,请求清华能“给他们母子俩帮助解决一间陋宿,供娘儿俩跻身”,让他能够在母亲的照顾下完成大学学业。

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众号“教育圆桌”当天就以《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为题,报道了魏祥与清华招办之间的书信往来事件,迅速在网络上传播,最终阅读量超过700万次,魏祥母子受到公众高度关注。此后魏祥被清华理科实验班类专业录取,当年8月他和母亲到清华报到,如愿住进有无障碍设施的单间宿舍。

编辑:华山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杨思琪 樊攀 柳王敏

“对于我这样的跑者,最重要的是用双脚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这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矣晓沅近日在《朗读者》节目中说的一段话。

今年27岁的矣晓沅已经和轮椅相伴了16年,凭借顽强的毅力和坚韧,在求学和科研的道路上“跑”出一段又一段精彩传奇。

“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6月的清华园,清风徐徐,绿意葱茏,荷塘里的莲花次第绽放。矣晓沅驾驶着自己的黑色轮椅迎面而来。这是他在清华园的第六个年头。

2012年,矣晓沅以云南省高考理科第16名的成绩被清华计算机系录取。从患病到坐上轮椅,再到走进清华,这一路他走得辛苦,也很坚定。

6岁那年,一次高烧之后,矣晓沅被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这被称为“不死的癌症”。之后,从跑不快、跳不高到走不动、站不起,肿大的关节让他失去越来越多的行动能力,11岁时,他开始与轮椅为伴。

“坐上轮椅后,我的生活变成了三点一线。对我来说,一本书、一道题就成为我世界的全部。”矣晓沅回忆,中学时他曾一度伤心、绝望,是父母和老师的关爱让他抬起了头,学会以感恩之心面对每一天。在父母的帮助下,他在高一时就确定了自己未来的学习方向——不需要太多体力劳动的计算机专业。

四年的大学时光里,矣晓沅参加辩论队,带队远赴云南腾冲进行社会实践,受邀为多所中学生做演讲……充实的学习生活让他变得谦逊而上进,内心丰富坦然,性格也更加开朗。

“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我相信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追回来。”从刚入学专业排名90多名,到获评全校仅10个名额的特等奖学金,又被保送到计算机系人工智能研究所攻读硕士研究生,矣晓沅完成了一段段精彩冲刺。

“推进无障碍,是我会一直坚持的事”

记者初见矣晓沅,他就递来一张浅蓝色书签。书签正面是用中英文写的“请勿占用无障碍设施”,背面写着“助力无障碍筑梦未来”。矣晓沅说,这是他正在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

作为清华大学学生无障碍发展研究协会第二任会长,他曾在一年时间里联合北京新起点公益基金会、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等多家社会组织,在校内外开展各类无障碍宣传科普活动,一方面呼吁加快建设无障碍基础设施,一方面呼吁社会关注、关爱残障人士,让每位“轮椅上的天使”能够生活在平等包容的环境里。

“刚读大学时,有一些教室,我的轮椅根本进不去,让我不得不退掉一些很喜欢的选修课。”矣晓沅介绍,两年前清华大学成立了无障碍发展研究院,开展无障碍国情研究与标准制定,探索无障碍人居环境和技术开发,促进无障碍人文理念的传播与人才培养。

慢慢的,学校里开始发生改变,教室、食堂、宿舍楼、图书馆等都进行了无障碍设施改造。但矣晓沅更关心的是,全国更多的学校以及更多的公共场所还没有这样的配套设施。

“推进无障碍,是我会一直坚持的事。”矣晓沅说。

轮椅束缚了脚步,却挡不住人生的高度

2016年,矣晓沅进行了膝关节和股骨头置换手术。如今,他每天要做三次康复训练,每次坚持一小时。除了训练、吃饭、睡觉,他剩下的时间都在做科研,他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紧张又规律,不浪费一分一秒。

记者发现,坐在电脑前,他的眼睛里闪现着理工科学生的睿智思维和清晰逻辑。而与人交谈时,他又有文科生的丰富情绪和风趣表达。

矣晓沅说,由于关节变形,他的手指弯曲严重,他只能用两个无名指打字。他开玩笑说,就像记者写稿子不靠打字速度一样,他写代码同样如此。

走路不能抵达的地方,思维和心灵却可以到达。矣晓沅参与研发的人工智能系统“九歌”已经能够“写”唐诗和藏头诗了,预计一个月内可以“创作”宋词。在他看来,古诗词是了解人类语言、理解人类思维的一个切入口,他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为弘扬和传承传统文化带来新契机。

轮椅束缚了脚步,却挡不住人生的高度。矣晓沅说,他希望自己能像霍金一样潜心探索,在人工智能和无障碍之间找到契合点,为更多残障人士提供便捷、舒适的生活环境。

眼下,最让矣晓沅感到惊喜的是,每当做完几个小时的康复训练后,他能够慢慢站起来,并且走上一小段路,他说自己像重新回到婴儿一样学走路,这种成长就是“从0到1的突破”。

望着妈妈,一直谈笑风生的矣晓沅眼眶不禁湿润了。他说,他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恢复健康、独立生活,那时妈妈可以回云南老家和爸爸一起团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