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的带着梅雪和吴刚先生理解部分车间,梅雪倒也不理他

人事部的带着梅雪和吴刚先生理解部分车间,梅雪倒也不理他

| 0 comments

奢华的街道,繁荣的都市,使得刚从农村出来的这俩小对夫妻,大开眼慕,刚到慈溪的吴刚和梅雪人生地不熟的,不知该从何下水找工作,面试了一天下来,都觉得这工作太难找了!要求最低都是初中以上,要麽都是一些熟练老手,对于这两个新人,这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车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后经朋友介绍,两人终于找到了份工作,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主要是生产服装,他们不会针车,只能在包装部,月薪2500,还算得过去!食堂/宿舍都是非常标准的条件!

  梁宇面若冰霜地坐在一旁,梅雪倒也不理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前面的车辆一次次惊险地擦过沉萧身侧。

但问题是住宿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厂里工人也不多,本来应该是两三百人的大厂,可员工却只有几十来个!

  陈叔挂上电话,快速在脑子里斟酌用词,“俞家的人已经找到家里来了,我们还跟不跟?”

面试当天,人事部的带着梅雪和吴刚了解一些车间,吴刚文文礼礼的跟在身后,而梅雪却像是来考察的领导一样,一会拿那个产品,一会拿这个产品,时不时还翻来覆去的细查。

  “不跟了。”

第二天一早,梅雪就早早的起床买早餐,忽然楼梯口一个女的披着长发,身穿一套白色裙子,走在梅雪前面,这肯定是厂里的领导吧!领导也住宿舍嘛?梅雪暗低里自己问自己。

  “不!”梅雪突然拔高音调,“我还没看够,我还想看她怎么死的!”

梅雪加快脚步想看看想象中的这个领导长什么样,可任凭她怎么追就是赶不上那女人,按理说人走下阶梯的时候,膝盖都是一个接着一个弯曲,可女人的膝盖却是直溜溜的,就像似飘浮一般,到了二楼时(梅雪是住四楼,而吴刚在一楼,三四是女生宿舍,一二是男生宿舍)女人竟然不见了踪影,正巧李叔在门口洗漱,于是梅雪便问了李叔刚那个女的是干嘛的!李叔不慌不忙的擦了把脸道:楼上就你们几个小姑娘啊!还能是干嘛的?

  梁宇背靠着椅背,就这么看着梅雪,眸色逐渐冷却,“梅雪,她没伤害过你。”

梅雪解释着;大概30来岁的,不是我对面的也不是我的室友。

  梅雪微微一笑,然后面无表情地闭上眼,“梁宇,你是不是怕我了?你说的对,梅萧是没伤害过我,那又怎样?”梅雪的嘴唇本能地抖了抖,“我的东西,我决不允许别人伸手。我爸口口声声说爱我,到头来把遗产都就给了梅萧。我哪里狠了?我现在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让梅萧连活着都觉得恶心,但是我用了吗?我用了吗?”

李叔愣了愣:她啊她住你们四楼最后一间的,也是做针车的。

  梅雪缓缓靠到梁宇怀里,皱了皱眉,不去看梁宇眸光里的冷色,“我对别人狠,但是这些手段绝对不会对着你。我不赶尽杀绝,是因为,是因为她梅萧惹的是我,而不是你。”

小雪!你干嘛呢?梅雪回过头去是秋丽。

  梁宇愣了愣,如果不是梅雪年纪轻轻却手段狠厉,他在梁家还是人人都看不起的娘娘腔。

没啥,我和李叔聊天呢!

  梅雪把手绕到梁宇后腰,狠下心拧了一下。梁宇啊的叫了一声,看着梅雪的眼神都湿润起来。

李叔?秋丽一脸的疑惑,这就你一人啊!那来的李叔!

  梅雪乐呵呵地把身体的重心全压在梁宇身上,“你只是长得秀气好看了些,待人接物有些含蓄,但别人怎么看你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你有多爷们,还敢替别人挡刀子呢。你不喜欢见生人,担心我闯祸却转学到了A中。你的优点那么多,性子又那么温柔,你的好我都记得,所以是你把我变成了老巫婆,不然我根本保护不了这样的你。”

梅雪转头过去,只有滴滴嗒嗒的水龙头,什么李叔的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梅雪心里暗暗的打了个冷战!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可刚刚的一幕真的好真实。

  梁宇跟着梅雪回忆起来,心中有一股子惆怅,抱着梅雪的双臂也不自觉紧了紧。

到了车间后,梅雪将这件事情告知了吴刚,吴刚捏了把汗,:下班打个电话给你妈吧!

  “砰!”

可不幸的是,她们今晚要加班!吴刚提前下了班,便随同室友一同回宿舍,和吴刚住一起的叫刘三,刘三30多岁的大汉!刘三告诉吴刚这儿以前是个乱葬冈,老板舍不得花钱买地基,于是贪小便宜收购了这乱葬冈,我们现在踩着的地下都是尸骸!

  陈叔突然停下车,前面乱作一团,好像出车祸了。

吴刚并没有在意刘三说的那些,肯定是编出来吓自己的,什么乱葬冈,太扯了

  “发生什么事了?”

回到宿舍后刘三说自己干到月底就走人了,这地方太邪门了,吴刚已经无法忍受这个话唠了,走了好,清静点多好,而刘三的一句话使得吴刚起了兴趣,宿舍以前死过人,经过吴刚的深低打探,刘三吐出了大量信息。

  陈叔回过头,一脸严肃,“叶家小姐好像跟俞家少爷起了冲突。我好像看到叶家小姐把他推出去了,应该撞的不轻。”

原来梅雪今早看见的李叔一年前在楼梯口冲凉,不小心摔下了楼梯,头部失血过多而亡,更让吴刚毛骨悚然的是四楼宿舍最后一间,以前一个女的自杀在了里面,好几天了人们发觉腐臭的味道才发现的她

  梅雪身体猛地一僵,随即抬起头,冷笑道,“陈叔,把车开过去,我要带梅萧走。”

此时吴刚恨不得立马卷铺子走人,可梅雪还在车间加班。

  梁宇疑惑,“你又想干什么?”

深夜11点快接近0点了,梅雪才筋疲力尽的收东西下班,刚出车间,梅雪忽然觉得尿急,可厕所距离车间还有一小段路程,于是梅雪看了看周围便挑了一个小巷子里蹲了下来。

  梅雪自嘲地笑笑,“梁公子你别再说我狠心了,我们梅家两姐妹,没一个省油的灯。我不会要人命,但是她却会。”

梅雪刚提好裤子,便看见车间主任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主任看见了梅雪:谁让你进来的!

  此时言泽正躺在一片血泊里,满脸是血,言泽已经动不了了。他满眼慌乱地在人群中扫过,终于发现了失魂落魄的沉萧。他艰难地张了张嘴,发不出声了。

他瞪着梅雪大声吼着,梅雪羞涩的低着头:我我走错了!便匆匆从主任身旁溜开,这么晚了,他来这里干嘛?于是梅雪又趴在墙壁上偷偷的瞄了一眼,只见主任拿出一些黄纸和粉色的一把香,蹲了起来,又是烧纸又是念念叨叨的。

  车正好停在沉萧身边,梅雪拉开车门,拽了沉萧一把,“上来!”

姐姐,你弄湿我了!梅雪身后忽然传出一个诡异的小孩声音,梅雪回过头去,是个小女孩,姐姐弄湿你那里了?没等梅雪问完,门卫室的保安拿着一个手电照了照梅雪;还不回去睡觉!说完保安又继续前行巡逻,梅雪又看了看女孩,女孩竟然没有了踪影,梅雪瑟瑟发抖的抱着双手跑回了宿舍!

  沉萧回过神,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梅雪。

进了宿舍后,梅雪将主任诡异的事情告诉了秋丽她们,年龄较大的小芳站了起来说道,梅雪刚进的那地方是厂里的禁区,听说只要进去的人都会死,李叔就是因为进了那里才摔死的。

  梅雪露出邪笑,“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又不欠你钱。别担心,我这么做目的很简单,我想你滚的越远越好。”

‘李叔’?那个李叔,梅雪傻愣的问了句。

  沉萧神情有些松动了,正要迈开步子,却听梅雪懒懒地道,“不知道有没有人打120,用不用我们捎他去医院?”

以前住二楼那个李叔。话音刚落,梅雪毛骨悚然的打了个哆嗦,今天早上自己真的见鬼了!原来自己一直看见的李叔已经死了!

  沉萧一僵,淡淡地道,“不用。”

第二天是礼拜天,大家都休息,梅雪本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吴刚的,可她从吴刚窗外看着吴刚还在睡大觉,便没有去打扰,秋丽等几人乐呵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沉萧尽可能地让语气听上去显得平淡,指尖却止不住地轻颤。

哎,小雪,今天休息,我们要出去逛逛,你去吗?秋丽一边甩着手一边问到,梅雪本不想去的,可是吴刚还在睡觉,自己一个人又无聊,还不如出去逛逛挺好!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鸣笛声,沉萧的心这才止住颤抖。

走了没多远,在过红灯时,梅雪是第一次过这种红绿灯,可已经是绿灯了,秋丽她们都走在了前头,梅雪无精打彩的跟在后面,忽然一辆泥灌车凶猛的驾驶了过来,还没回过神的梅雪就被这大车狠狠地从自己薄弱的身体上压了过去。

  言泽歪着头就这么看着沉萧,淌进眼眶的血水让他眼睛疼得直抽气。他忍不住眨了眨眼,只看到沉萧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秋丽等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压得粉碎一地的梅雪,血迹喷发了到处都是,几人吓得瑟瑟发抖的跑回厂里,老板知道事情后,立马打了殡仪馆的电话来拖走尸体,还在睡大觉的吴刚就被乒哩乓啷的拍门声惊醒,吴刚揉了揉眼角,打开门一看,是秋丽。

  他连求她别走,都说不出来了……

秋丽惊慌失措的道:小小小雪被被车撞死了

  沉萧上车后就一直低着头,两眼放空,很像梅雪在梅家大宅见到的小梅萧。

吴刚立马一副脸危炸惊的问:在那里?

  梅雪也不问梅萧去哪里,直接让陈叔把车开到了长途汽车站。

当秋丽带着吴刚来到车祸现场时,梅雪的尸体刚刚被抬走,而地上留下了一大瘫鲜血。吴刚傻愣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沉萧像一个没了魂魄的木偶,机械地把手搭在车门上,转动,推开,然后就愣愣地不动了。

  梅雪胸腔涌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开口讽刺道,“别赖上我,迈脚,滚下去。”

  沉萧眼睛聚了些许神气,淡淡道,“我没带钱出来。”

  梅雪闻言毫不留情地嗤笑道,“想要钱,早说嘛。”说着就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随手扔到车外,“你快去捡呀,待会被什么乞丐捡走了,可就没了。”

  沉萧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聚来了力气,猛地一把抢过梅雪手里的钱包,然后狠狠地掐住梅雪的脖子,阴狠道,“你他妈在我面前跟个屁一样,少摆你那张贱货脸,我他妈看着就恶心!”

  “松开!”梅雪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沉萧突然大笑道,“怎么个不放过法?”她缓缓松开手,失魂落魄地转过身,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自言自语道,“我还剩什么吗?”

  梅雪气急败坏地想冲出去出一口恶气,却被梁宇紧紧抱住,“小雪你可没亏,你都快把人逼疯了!”然后俯身迅速关上车门。陈叔马上会意,把车调头开走了。

  梅雪猛地从梁宇怀里挣开,黑着脸道,“你哪边的?她都掐我脖子了!你还笑!再笑把你舌头拔出来!”

  梁宇眯着眼笑道,“那也是你自己要趟这浑水,你还怪谁?”

  梅雪看着梁宇事不关己的模样,气的脑瓜直疼,“我救她是因为我要她一辈子低我一等!她梅萧最困难的时候,他妈是我这个大仇人帮她一把,就因为这样,她在我面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梁宇叹了口气,“你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他摸了摸梅雪被气的炸毛的脑袋,突然意识到,她再狠厉,到底还是个16岁的未成年人!想着想着梁宇反倒哈哈大笑起来,“你是不是作业太少了,成天给别人下拌子?”

  梅雪“呵呵”地冷笑了两声,“你他妈给我省点心,我就能天真浪漫一点,他妈像个正常的高中生一样做作业了!”

  梁宇怔了一下,有些窘迫,梅雪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认真道,“以后我会让你省心的。”

  梅雪心脏猛地被揪了一下,她窝到梁宇怀里,嘟囔道,“你这样就好,死帅气帅的,迷死我了。”

  梁宇一笑,到底还是个孩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