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阵轻而碎的蹄声,李贺不会先拟好题目再来作诗

图片 1

随着一阵轻而碎的蹄声,李贺不会先拟好题目再来作诗

| 0 comments

摘要:唐代京城长安郊外。一片乱坟岗子,风吹野草瑟瑟作响,几只乌鸦立在枯枝上哇哇地叫着。气氛显得有些阴森肃杀。得得得,随着一阵轻而

七岁能诗的唐代著名诗人李贺,为了收集创作素材,经常吃了早饭就背个破旧的锦囊,骑着毛驴到外面去游历。

图片 1李贺雕像
李贺是唐代著名诗人,有着“诗鬼”的称号,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是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浪漫主义诗人,李贺的代表作品有《神弦曲》、《雁门太守行》、《金铜仙人辞汉歌》、《昌谷集》等。
李贺被称为什么
李贺有“诗鬼”之称,是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诗人。
李贺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所以后人常称他为“鬼才”,“诗鬼”,创作的诗文为“鬼仙之辞”。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李贺是继屈原、李白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诗人。
李贺作诗 版本一
李贺,字长吉,是郑王的后代,七岁就能写文章,韩愈、皇甫湜开始听到还不相信,李贺拜访他们时,让李贺写诗,李贺提起笔马上就能写好,并且就像早已构思好的一样,他自拟题目为《高轩过》,二人大吃一惊,李贺从此就出了名。
长得单薄削瘦,双眉相连,手指很长,能快速写出诗文来。每天清晨太阳刚刚初升时,就骑着一匹瘦弱的马,带着一个小童仆,背着破烂不堪的锦囊,碰到有心得感受的诗句,就写下来投入锦囊中。他不曾有过先确定题目再写诗的事,就像他人牵强附和旧章法一样。等到晚上回来,就整合成一首诗。若非大醉时或吊丧的日子他都是这样,过后也不怎么反省(这样做对身体的伤害)。他的母亲让婢女拿过锦囊取出里面的草稿,见写的稿子很多,就心疼嗔怪道:“这个孩子要呕出了心肝才算完啊!”。长吉让婢女取出草稿,研好墨,铺好纸,把那些诗稿补成完整的诗,再投入其他袋子中。
因为他的父亲名晋肃(“晋”与“进”同音)终身不得登第,韩愈为他作《讳辩》辩解,但是最后仍然不是举人。因为李贺早逝,所以他的诗歌很少有世代传颂的。
版本二
李贺长得纤细削瘦,双眉相连,手指很长,读书很努力,写文章速度很快。每天早上出门,与朋友们一同游玩的时候,李贺不会先拟好题目再来作诗,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牵强附和古人的诗作,也不会被格式所限制。常常带着小书童,骑着瘦驴儿,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书囊就出门了,遇到有灵感了,就马上记下来,放在书囊里,等晚上回去的时候,老夫人让婢女去查看书囊,发现李贺写了很多。老夫人就感慨说:”这孩子非得把心呕出来才肯罢休啊。”准备好油灯和食物后,李贺便让婢女拿来书囊里的诗稿,研好墨叠好纸,把诗补充完之后,就放入另一个书囊中。

唐代京城长安郊外。

游历中,偶或想到一句半句好诗,便马上记在纸条上,投入锦囊中。晚上回到家里,他再把纸条拿出米,进行选择整理,以这些零碎的句子作触媒,精心构思新篇,并把写成的新篇放入另一锦囊中。除了喝得大醉或吊丧的日子以外,他天天都坚持这样做。

一片乱坟岗子,风吹野草瑟瑟作响,几只乌鸦立在枯枝上“哇哇”地叫着。气氛显得有些阴森肃杀。

他的母亲见他每天都早出晚归,归来就背着一个胀鼓鼓的锦囊,又是不安,又是奇怪。一天晚上,李贺刚回到家,趁李贺洗漱的机会,母亲忙把锦囊拿过来看看。

“得得得”,随着一阵轻而碎的蹄声,只见一个面庞清瘦的青年,骑着一头小毛驴走向墓地,他肩上还挎着个破旧的锦囊。

谁知从里面倒出来的,全是写有诗句的纸条里李母这时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做。于是她禁不住心痛地说:这孩子真要把心呕出来才算完呵!

他停下来之后,一不烧香,二不上供,却背着他的锦囊在坟堆中间穿来走去。看样子他不是来上坟的,那么他究竟来干什么呢?

跟李贺的作法差不多,北宋时的著名诗人梅尧臣,,一也很注意收集创作素材,也是出门就带个袋子,把得到的好句子写在纸条上,然后投入袋中,只是他这个袋子是布做的,因而叫诗袋。

说起来简直叫人难以置信,他是来作诗的,正在进行紧旅的构思哩:采用这样奇特的构思方式的青年,名字叫李贺,他是我国文学史上有名的一位奇才,他的诗作驰骋奇想,随意挥洒,独创一格。难怪连他写作时的情景,也与众不同。

一天,梅尧臣约了几位诗友去登鲁山。走一阵子,他就避开大伙一会儿,走一阵子,他就避开大伙一会儿。开始,大家还以为他去解手,后来就忍不住去偷看他究竞搞什么名堂了。

李贺七岁就能即席赋诗,并得到当朝大文学家韩愈的赏识和栽培。他作诗时特别强调独创性,最忌落他人案臼。为了搜集创作素材,他常常一大早就背着锦囊,骑驴出门游历,在那些荒郊野外,乱坟场里转来转去,观察事物,捕捉灵感。一旦触景生情,想到了好的句子,马上就在小纸条上记下来,然后投人锦囊之中。

原来,他是在躲着人把一路所得的诗句逐一写在纸上,然后装进布袋中。等到他们一块下山时,梅尧臣的《鲁山行》,一诗已经写好。大伙看了,分别抄去作为这次登山的纪念。

晚上回到家里,他再把这些纸条取出,认真地进行选择整理,以这些零碎的不完整的句子作为基础,继续精心构思,写好一首诗就放进另一个锦囊中。除了特殊情况以外,他天天都坚持这样做。

时间一久,人们对李贺的行踪都觉得有些奇怪。李贺的母亲更是耽心,儿子经常很晚才到家,老是背着个鼓鼓胀胀的锦囊回来,究竟是在干什么呢?她也捉摸不透。

有一天晚上,李贺刚回到家里,李母就命丫环去把李贺的锦囊夺将过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的全是写有诗句的纸条。李母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儿子早出晚归,是在搜索枯肠觅寻诗句啊!

她望着儿子日益消瘦的面容,禁不住心疼地说:“你这孩子呀,真要把心血呕出来才算完啊!”她怕李贺把身体累垮了,就不许他再这样刻苦写诗了。李贺笑着劝慰母亲说:“母亲放心,我不会累病的。”

深夜气,李贺的房间里仍亮着油灯,他掏出一堆堆的纸条,又在琢磨润色,构思新的诗作了。

李贺以他二十七岁的短暂生命,写下了不少名篇佳作,为祖国的文化宝库增添了一份瑰丽珍品。今天,当我们吟咏他那“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月金鳞开”等名句时,怎能不联想起他当初背着锦囊艰苦创作的情景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