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网络直播互动综艺节目的形式开启,短信和节目的结合

图片 6

以网络直播互动综艺节目的形式开启,短信和节目的结合

| 0 comments

荧屏海选层出不穷,短信投票热火朝天。但《加油!好男儿》节目曝出的一场“短信门”风波,却令主办方和风波主角杨海音,被重重地“冷冻”了一把。短信惹是生非,已非第一次了,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对此现象,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昨晚接受了本报专访。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顾晓鸣教授直陈时下海选节目短信拉票的弊端  “我个人认为,短信参与是非常可恶的东西。人们过去看电视更多是在欣赏,体验一种审美。但现在的追星族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愚昧,很多人简直就是在起哄。”短信漏洞必然导致“群发”短信和节目的结合,使得荧屏和观众的互动性、娱乐性增强,很快被吸纳为一种常态手段。在顾晓鸣教授看来,短信在去年“超女”白热化的竞争中,已滋生了很多问题。节目中一再凸现了“短信”、“人气”、“粉丝、“拉票”等对选手命运的主宰,吆喝大家多多投票。“对存在的弊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埋下了隐患。这里既有赚人气的因素,不能否认,也是赚钱动力的唆使。”  顾晓鸣说,李宇春的唱功实力都在张靓颖之下,但她却是人气最旺盛的超女,当时甚至有疯狂“粉丝”为李宇春豪掷50万买万张电话卡为其发短信投票。这种胜景使得人们对李宇春的人气刮目相看,并津津乐道。“在法律和游戏规则没有限制和界定的情况下,只要对我支持的选手有益,你代发、拉发短信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能群发短信呢?因为大家的性质都是一样的。这就好比说,你允许了用步枪,就应该允许用冲锋枪。”疑似“群发”将重点监控顾晓鸣说,很显然,群发是目前选秀节目面临的新问题。“它对于粉丝而言,大大降低了参与成本,更省钱省力,但是却放大了短信参与的漏洞。”记者昨晚在网络上注意到,杨海音哭诉自己的无辜令其“粉丝”十分心痛,有人发帖表示:“假如我觉得哪个选手不舒服,就去路边摊随便买个手机号,给另一个选手群发消息,是不是就会使这选手出局?如果可行,我绝对要去做。”  杨海音本人昨天一再表示,自己对于两万多张激增选票一无所知,莫名其妙成了受害者,并希望主办方迅速查明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顾晓鸣教授昨晚在家观看电视报道,杨海音的泪流满面给他印象深刻:“不正当的手段是玷污好男儿形象的,但在事实真相查明之前,我们应该反思一些东西,相互之间不要有过多的指责、暗示或者猜测。”  大赛短信运营商代表昨天表示,接下来的比赛短信投票将被24小时监控,把超量的票数视为可疑,加以重点监控。对于很多人提出的限定一部手机只能投几票的建议,节目组透露,目前正在考虑之中,不排除实施这一措施的可能。

图片 12016年超级女声总决赛首场比赛
来源:主办方提供

十年前,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缔造了中国真人秀节目的传奇,打造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一个个歌坛巨星;十年后,“超级女声”这个曾席卷中国的爆款IP宣布再度归来,只是这一次,它是以“网络直播互动综艺”的形式重启。

北京7月8日电随着2016超级女声总决赛开启,这个国内电视综艺选秀界的“前辈”品牌重新进入了人们的视线。2004年至2006年间,连续三届超级女声掀起了选秀造星的浪潮,一手打造了张含韵、李宇春、张靓颖等当红偶像。时至今日,这些超女“前辈”仍然活跃在娱乐圈最前线,而超女却选择走下造星神坛,在互联网平台回归,引起诸多观众“水土不服”的讨论。对此,2016超级女声总导演周山在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的专访时表示,超女选择互联网平台是选秀节目更加多元化、更具包容性的体现。

伴随着3月芒果TV超女海选的启动,外界对这一项目的好奇和疑问也越来越多:以“网络直播互动综艺”的形式重启,是否因为超女在湖南卫视拿不到选秀节目牌照吗?在10年之后的互联网时代,超女的品牌号召力依旧吗?在竭泽而渔的后选秀时代,这档老牌综艺还做得下去吗?

从2004届的张含韵,2005届的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到2006届的尚雯婕、谭维维,超级女声在12年前开启了综艺选秀的黄金时代,刷新了电视选秀的收视记录。一位李宇春的铁杆粉丝告诉记者,“10多年前,攥着手机在电视前坐等给偶像短信投票的场景仍然记忆犹新,不仅自己投票,还得拉上朋友。为偶像的每一次拉票、呐喊都代表自己曾经追星过、年轻过。”身为本届超女总导演的周山也不得不承认,“超女”二字是一代人的青春、更成为了一种情怀。

就在一声声的质疑声中,《超级女声》揭开了神秘的面纱。5月3日,经过5个月比拼,新一届的超女百强从61万选手中脱颖而出集体亮相。和以往的超女不同,今年的超女选手很多都早已是网络红人,其中王金金、
Mars毒药、王曼玉等更是自带数百万粉丝。

图片 22016年超女总决赛现场
来源:主办方提供

从电视到网络 超女搭上互联网快车

超女在停摆10年后为何变身纯网综艺选秀血统,以互联网直播的形式回归?网友不禁猜测“是否因为拿不到相关资质”。周山坦言,“超女的确受到‘节目牌照’的影响,但也赶上了互联网大发展的时代,超女品牌是时候探索些新的出路,直播、VR等制作形式的运用也更加适合现今观众的收看习惯。”

本届《超级女声》最大的变化是从电视台到了网络平台,以网络直播互动综艺节目的形式开启,由芒果TV与湖南卫视、天娱传媒三平台共同合作。其中,芒果TV是湖南广播电视台旗下独家互联网视频平台,湖南广播有完整知识产权的自制节目均由芒果TV独播。

2016超级女声总决赛首度启用“无评委”赛制,每期将由三位男神和一位女神组成的“超级代表”作为评审;实行全新赛制的总决赛将分为10场,每场将以“三队对抗
赢者通吃”、“反向车轮战”、“终极PK”淘汰2人。

对于这一转变,有外界猜测或是《超级女声》“拿不到牌照”无法在电视播出。另一方面,此前在2011年因电视综艺节目过度娱乐化,广电总局曾发出“限娱令”,要求选秀节目不能直播,并对选秀节目的时长、邀请的嘉宾身份等都有严格要求。《超级女声》在电视回归将受到多种限制。

图片 32005年超女比赛期间,李宇春粉丝手持宣传海报,请路人用手机为偶像投票。
来源:新华社 朱丹阳摄

在今年3月的《超级女声》开幕发布会上,芒果TV常务副总裁刘琛良曾对媒体表示,转战互联网,拿不到选秀牌照“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但也不是绝对的”,但互联网的参与性和互动性,也给超女带来了机遇和发展空间。

首场决赛开战后,抱着“找回忆”心态观看了5个多小时手机直播的小刘不禁感慨,“有些陌生,超女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超女了”。和小刘有同感的观众其实不在少数,他们在直播页面表达了对新赛制看法,“为了情怀看超女,但感觉无法超越04、05届。”、“网络直播太长了,一般电视节目才一个多小时。”

本届《超女》在海选阶段就试图更加“互联网化”,除了传统的各大赛区现场海选之外,还有与哔哩哔哩、唱吧、微博、映客等的合作唱区。并推出芒果“云海选”,打破了地域限制,选手可以线上报名,通过摄像头与芒果TV的评委们“面对面”,参与海选。

面对观众的“水土不服”,周山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心,超女曾是选秀节目的一面旗帜,互联网平台却是把双刃剑。“互联网的针对性更强,喜欢看的会成为‘死忠粉’,不喜欢的看到都不会点进来。它的优势是让粉丝更忠诚,偶像伴随感更强,局限性就是无法很快创造现象级的话题。”

此外,芒果TV还斥资超2000万打造《超级女声》官方手游,预计在6月中旬正式与玩家们见面。作为国内首款选秀节目定制手游,游戏中每位人气选手都拥有由自己本人配音的、专属虚拟角色和定制形象。粉丝们可以在游戏中加入选手后援团来支持偶像,游戏内的人气不仅会在现实票数上有所反应,还决定着官方手游最终的游戏代言人。

他表示,超女的回归,仍然本着“想唱就唱”的准则,为有梦想的女孩提供舞台。但节目从参赛标准到造星方式都抱着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姿态。“往届超女对选手的要求是纯草根,但现在我们不再过多设限。我们选手里有素人草根,有超人气的网络红人,也有一些已经签约公司的艺人。”

选手多维度合作 不再签约“霸王合约”

图片 4湖南卫视2015-2016跨年演唱会上,05届超女“三甲”周笔畅、李宇春、张靓颖合体亮相
来源:主办方供图

在过去,“超女”系列节目的优胜选手将必须与天娱签约成为惯性操作,这种模式一度被外界视为“霸王合约”。曾经,周笔畅、尚雯婕等歌手在赛后解约时成为当时焦点,并为此赔付了不菲的解约金。

选手赛后的事业发展一直是粉丝关注的焦点,超女曾有硬性规定,选手赛后要与经纪公司天娱签下多年“卖身契”,包揽了超女演艺合约的天娱曾因此名声鹊起。因此,张靓颖曾因找到合约漏洞,用一纸律师函与天娱脱离了关系,闹得沸沸扬扬。而周笔畅在获得05年超女亚军后不久,也以500万违约金的惨痛代价才与天娱解约。

时隔十年后,从电视端转移网络端的2016“超女”将改变早前的习惯性操作。本届超女选手将不再强制签约,而是开放签约,可自行双向选择天娱、滚石音乐、海蝶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等全国优势音乐公司签约。

周山透露,本届比赛,节目组将不再强制选手签约湖南卫视、芒果TV或天娱传媒。“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双向选择的平台,让更多唱片公司通过这个平台挖掘人才,也希望选手抛开签约这方面顾虑,有更广阔的未来。”

与当年一路竞争走到底的模式不同,2016“超女”比拼模式更为复杂。据介绍,此次出炉的百强选手将按照成绩分为进入“女声学院”的20名正式生以及80名预备生。正式生有资格接受学院一周的特训,预备生接受线下音乐训练。所有学生每周进行一次小考,按照成绩判定合格者继续在学院学习、不合格者与预备生中的优胜者进行换位考核。此外,从5月9日开始,百强外的“超女”可以参与预约踢馆赛,经过人气比拼,每周的前五名可以和预备生换位PK。

图片 52013年9月12日,05届超女选手何洁与赫子铭在北京举办婚礼。
来源:中新社 李学仕 摄

比起多年前的玩法,移居网络端的2016“超女”还将与西甲联赛以及航空公司跨界合作。“女声学院”周冠军将出战西甲赛场,参加开球仪式。航空公司则会倾力打造737—800“超女”号梦想客机。不仅如此,VR技术也即将在超女各种交互场景中置入。

从05年超女中脱颖而出的何洁也向记者表示,“尽管比赛形式不同,但主旨都是给有梦想的人创造一个专业舞台去展示自己。”

不需要第二个李宇春 要找“宅男女神”

从开启选秀时代到转型回归,《中国达人秀》、《中国梦想秀》、《中国好声音》等选秀节目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观众的兴奋点仿佛越来越难被挑起,审美疲劳已成为残酷的现实。周山说,由于转战互联网,本届超女的播出周期将长达8个月,有充足的时间和手段去制造更多新鲜的内容。

《超级女声》当年的冠军李宇春历经十年人气不减,至今仍是一线大咖。不少网友寄希望今年的比赛或许能再造一个李宇春式的人物。对此,由洪涛、郑淳元、梁翘柏、黄国伦、阿Kenn、韩火火六位导师组成的“女声学院”导师团的意见却是“歌坛不需要第二个李宇春”,而是“要找真女生”、“宅男女神”。

图片 6选手何承熹神似范冰冰
来源:何承熹微博截图

从海选一路坐镇至今的黄国伦在接受访时曾表示,对于之后的评选标准将以“真女生”为准则:“‘超女’要选的还是女生,从海选一路看过来,有几位选手我真的误会得要去看她们身份证。不过,不管是柔美的、帅气的,还是各种风格的,能有好的唱功才是第一位。

在本届超女广州唱区半决赛中,一位叫做何承熹的选手因与范冰冰“撞脸”而在网络走红,不过有网友扒出她整容前的照片,被吐槽“原来像范冰冰是因为照着她整容的”。最终,何承熹没有因为网络热度而晋级。二次元选手圈9却因为唱功发挥稳定,长相甜美,风格具备辨识性获得评委肯定,成功跻身19强。

对于此次“超女”百强选手中不少都是已经在网络上人气爆棚的“网红”,“女声学院”院长洪涛表示,对选手的考量将从全方向进行审定:“唱功当然还是第一位的,但是如果遇见一些人气特别高的‘宅男女神’我会适当放宽松一些,从全面的综合素质进行考虑。”洪涛亦认为,今年的选手不会拷贝往年的成功模式:“我们不需要又一个李宇春或者张靓颖,出来的优胜者一定是全新的个性,每个年代的选手都有自己的特色。”

担任超女海选评委的黄绮珊则坦言,选手有特点很重要。“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这个舞台,不仅要有出色的声线,五官、外表都要有自己个性思维的展示,这是一个全方位的标准来衡量。”

命途多舛 转战网络平台再遇“18岁门槛”

对于“超女”转战网络平台,外界普遍猜测是因为“超女”无法拿到在电视平台播出的牌照。然而网络平台并未使“超女”高枕无忧。

近日,广电总局在“限童令”之后又发一纸禁令:要求面向社会招募、组织选手参加的各类大赛、比赛、评奖、竞技以及其他公布排名、获奖结果的网络视听节目,原则上不得吸收18周岁以前的人员参赛。

然而,在5月3日公布的“超女”百强选手中,95后近八成,其中不乏未成年人,年龄最小者甚至只有10岁。新规的出台,给重启中的“超女”无疑来了个戳手不及。

事实上早在2005年,以“超女”为代表的选秀节目一夜爆红之后,参赛者年龄“零门槛”的限制就遭到抨击。对此,广电总局做出了电视选秀参赛选手必须在18岁以上的明确规定,这也从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湖南卫视“超女”品牌的发展。而此次,再遇“18岁门槛”,这也许会导致“超女”对参赛选手进行全方位的调整。对“超女”而言,“网络平台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有利于选秀的竞技效果”还有待考证。

十年后,物非人非,能否重获当年风光?

2005年李宇春以352万的短信得票当选全民票选的冠军。《超级女声》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娱乐生活匮乏的年代,改变了传统唱片公司挖掘艺人的模式,以一档电视综艺节目将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等草根素人打造成了人气偶像。

而现在,先不提各类优质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单以选秀来说,《超女》不再是草根素人的唯一舞台,无论是《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等电视节目,还是唱吧、映客、花椒、秒拍等网络平台,有才华的年轻人总能找到自己的舞台,比如当下红得发紫的“papi酱”。可以说现在是节目多而爆款少,选秀平台多而优质的选手少。

尽管此次超女强袭归来,改头换面,带来了很多新玩法,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超女“离开”的十年的时间里,市场环境、选秀生态、受众品味等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阔别十年,这个黄金IP能否借互联网之力再现王者风范?《超级女声》能否再度缔造歌坛风云人物?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围着电视机一期不落的收看比赛,通过短信为自己的偶像紧张投票,为偶像晋级喜极而泣或者为偶像落选而伤心不已······十年过去了,不管怎样,那都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