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chell教授做有关代谢组学和肝病的讲演,聚焦儿童胃肠病学、肝病学、营养学领域的最新临床见闻、研究进展

Setchell教授做有关代谢组学和肝病的讲演,聚焦儿童胃肠病学、肝病学、营养学领域的最新临床见闻、研究进展

| 0 comments

10月5日至8日,第5届世界儿童胃肠病学、肝病学与营养学大会(Fifth World
Congress of Pediatric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
andNutrition,5thWCPGHAN)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举行。WCPGHAN由世界儿童胃肠病、肝病和营养学会联盟主办,该联盟由亚洲泛太平洋地区儿童胃肠病肝病和营养协会(APPSPGHAN)、欧洲儿童胃肠病肝病和营养协会,以及拉美、北美、联邦和泛阿拉伯地区等世界上所有主要的儿童胃肠病肝病和营养学会组成,每4年举办1次全球会议,是该领域世界上水平最高,参加人数最多的专业会议。本次会议内容丰富,聚焦儿童胃肠病学、肝病学、营养学领域的最新临床见闻、研究进展,旨在促进儿童胃肠道疾病、肝脏病以及营养学临床工作和医学研究的发展,提高全世界儿童胃肠道疾病、肝病的诊断及治疗水平,吸引了全球2800余名相关领域医护人员和研究者参会。

6月1日,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年一度的儿童肝病金山论坛在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召开了。今年的论坛由朱启镕教授和王建设教授共同担任主席,主题聚焦代谢和肝脏疾病,在儿科各位同仁的努力下,吸引了不少全国各地为儿童健康事业努力的医疗工作者参加。每一位儿科医生都能深切地体会到,在遗传代谢病方面,儿童相较于成人更为多见也因此更为复杂。随着医疗卫生技术条件的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遗传代谢病被发现和诊断,一些原本在婴儿早期夭折的疾病患者得以生存下来,部分遗传代谢病患者可在成年期发病,而要完全认识这些疾病和正确诊断和治疗这些疾病还需一个漫长的过程。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中药所致的药物性肝损伤是不容忽视的客观现实。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中药是安全、有效、无毒的,甚至部分医务人员也存在一种“中草药是天然药物,无不良反应”的认识误区;而中药本身成分复杂,药材材源和炮制水平的不同也导致中药市场上中药品质良莠不齐。

图片 1

基于以上原因,本次论坛联合了上海市医学会肝病分会自免肝学组、青年学组、儿科学组和郊区学组共同举办。同时王建设教授还邀请到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学中心病理学和实验室医学科以及儿科Kenneth
Setchell教授做精彩讲演,辛辛那提儿童医疗中心是美国最早的儿童肝病中心,在儿童肝病的诊疗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Kenneth
Setchell博士及其领导的研究团队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基因缺陷导致胆固醇和胆汁酸合成障碍所致肝病的诊断和治疗中心,他本人最显著的贡献则是发现了引起胆汁酸合成通路中6种基因缺陷,而新生儿特发性胆汁淤积中有1-2%的病例是由这6种缺陷所致。王建设教授的课题组与Dr.Kenneth
Setchell研究团队在儿童胆汁酸合成缺陷研究方面存在长期的交流和协作关系。

在我国,很多中药又往往与保健品“联系紧密”,例如,我们发现广泛应用于保健品和乌发的中药何首乌,无论其原药还是各种炮制品,均有较强的肝毒性。何首乌及其制剂在国内外均有广泛应用,国际上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有何首乌肝损伤报道,仙灵骨葆、壮骨关节丸的肝损伤报道也较多。因此,重新认识中药的安全性,加强健康教育,规范和监控中药使用等方面的工作亟待加强。

图片 2

图片 3

我国是世界上肝炎严重流行区之一。由于乙肝疫苗的广泛使用,以及输血管理的加强和有效抗乙肝、丙肝病毒药物的使用,我国肝病患者的肝脏疾病谱正悄然发生变化,乙肝、丙肝的感染率逐年下降,而我国非感染性肝病的发病率有逐年上升趋势,严重危害人民健康。

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儿科主任王建设应邀在大会上作了有关传统医学和植物药在儿童肝病中的作用的专题报告。许多儿童肝病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中药/植物药引起的肝损伤近年来也成为困扰全世界儿童肝病医生的一个难题。作为来自中草药使用历史悠久的中国的肝病学者,王建设报告了传统中药在儿童肝病中应用的现状,从正反两方面,深入浅出地阐述了有关中草药在儿童肝病,尤其是婴儿胆汁淤积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等难治性肝病,和延缓肝纤维化的进展中所起的作用,剖析了草药引起药物性肝损伤的可能机制,探索了中药未来的发展方向。他的讲演论据充分,视角新颖,引起了与会专家们的极大兴趣。

整个论坛分为两大部分,上午以儿童遗传性胆汁淤积症为主题,由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原感染肝病科主任,在儿童乙型病毒性肝炎诊断治疗和预防中做出卓越贡献的朱启镕教授致开幕辞,金山医院王建设教授做有关儿童遗传性胆汁淤积的常见病因以及该领域内最新进展的专题报告,接着由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和金山医院的多位医生结合临床工作分享了胆汁酸合成缺陷1型2型、糖原累积病、囊性纤维化和尼曼匹克C型表现为胆汁淤积病例的诊断和治疗经验,这些疾病多为金山医院儿科和复旦大学儿科医院肝病科最先在国内诊断或报道。中午时间由Kenneth
Setchell教授做有关脑腱黄瘤病诊断和治疗的报告,脑腱黄瘤病是一个多见于成人神经系统的疾病,近年发现可表现为婴儿早期的胆汁淤积,王建设教授课题组近两年通过基因诊断方法共诊断5例病人,教授的演讲让与会各位儿科医生对该病有了更新的认识。

药物性肝损伤是指由各类处方或非处方的化学药物、生物制剂、传统中药、天然药、保健品、膳食补充剂及其代谢产物乃至辅料等所诱发的肝损伤。药物性肝损伤是最常见和最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之一,重者可致急性肝衰竭甚至死亡。

王建设课题组在此次会议中还有4篇壁报交流,向国外同行展示了中国大陆在诊断和治疗儿童遗传性胆汁淤积中的研究现状,受到了来自各国儿童肝病医生的关注和好评。

图片 4

在美国,药物性肝损伤是急性肝衰竭的首要病因,一旦发展为急性肝衰竭,病死率可达75%。药物性肝损伤中有10%~15%可能进展为重症,6%病死或肝移植,约20%可发展为慢性,最后进展为肝硬化。

近年来,王建设通过不断开拓创新、努力实践、国际交流,带领他的课题组在儿童遗传性胆汁淤积和难治性肝病的诊断和治疗中做了大量工作,使用分子诊断学技术结合临床、病理,诊断了一系列不明原因的胆汁淤积和肝病患者,最大程度造福了患者。此次参会,更是在国际学术舞台上彰显了中国大陆在儿童肝病领域内的综合临床诊疗能力和科研能力,为今后进一步开展国际合作交流奠定了基础。

下午的论坛由上海市肝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八五医院的傅青春教授、曙光医院刘成海教授,自免肝学组组长、仁济医院的马雄教授和儿童肝病学组组长王建设教授共同主持,Kenneth
Setchell教授做有关代谢组学和肝病的讲演;上海中医药大学李莉教授做有关基于胆汁酸谱变化评价由传统中医药引起的胆汁淤积性肝损伤报告;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学中心临床质谱实验室Zhang
Wujuan博士做有关ASBTi在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治疗中的实验研究报告;仁济医院汤博士做有关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肠道微生态变化及熊去氧胆酸治疗疗效观察的研究报告。最后由曙光医院肝病研究所主任刘成海教授做点评。整个论坛内容丰富而紧凑,会场气氛热烈,多位参会者参与了讨论,并表示论坛丰富了知识,开拓了临床思路。

现时应用的药物中,有1100种以上具有潜在的肝毒性。传统中药、天然药、保健品、膳食补充剂或草药和膳食补充剂作为药物性肝损伤的病因在全球越来越受到重视。

王建设教授担任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的儿科主任以来,金山医院儿科在科研教学和临床方面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在儿童遗传代谢性肝病领域的诊疗处于国内先进水平,获得了上海市重点专科建设项目资助。通过他们不懈的努力,王教授与其课题组将在该领域内不断取得更大的收获,为祖国儿童肝病事业的蓬勃发展作出巨大的贡献。

我国人口基数庞大,临床药物种类繁多,人群用药不规范且较为随意,加上医务人员和公众对药物安全性问题和药物性肝损伤的认知尚不够,因此药物性肝损伤发病率有逐年升高的趋势。(有些人的最终死亡与药物性肝损伤存在关联,也有的人因此引起慢性肝病)

药物性肝损伤缺乏特异性诊断

药物性肝损伤因其发生范围广,且无特异性的治疗方案,因此正日益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隐形杀手”。

药物可以引起各种各样的肝损伤,临床上基于受损靶细胞,可将其分为肝细胞型、胆汁淤积型和混合型肝损伤以及肝血管损伤型。由于缺乏特异性的诊断手段,药物性肝损伤的诊断往往依靠药史和除外其他原因等引起的肝损伤,必要时需行肝活检病理检查。绝大多数药物性肝损伤无特异性的治疗方法,其主要治疗包括停用可疑药物,根据情况使用保肝、降酶、退黄等药物,急性或亚急性肝衰竭等重症患者甚至考虑紧急肝移植。

药物的过度使用、减肥、保健、美容时尚的流行,加之食品添加剂和环境污染,人类正暴露于大量的化学物质威胁中,这也正是使药物性肝损伤呈逐年增多趋势的原因。药物性肝损伤的发生率及安全性问题不断引起社会、医学界及药物监管部门的关注。通过对解放军第302医院2002年~2013年11年3000余例次药物性肝损伤患者的住院情况分析发现,药物性肝损伤患者的住院人数无论其绝对数量(从2002年100例左右至2013年超过1000例)和其在总的肝病构成比例(从2002年1.4%升至2013年约3%,上升1.4倍)均呈上升趋势,药物性肝损伤目前已成为我国常见肝病的原因之一。

中老年更是药物性肝损伤高发人群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患病人数不断扩大,用药机会随之不断增多,甚至同时接受多种药物治疗,药物的联合使用容易出现药物间相互作用。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肝脏的药物代谢能力逐渐下降,肝脏血流量减少,使得药物在肝内代谢速度减慢,从而导致药物在血液中停留的时间延长,因此增加了中老年人发生药物性肝损伤的风险。多项研究显示,在药物性肝损伤的发病人群中,以中老年人居多,切忌自行盲目服药或随意加大药物剂量。(作者单位:解放军第302医院非感染性肝病诊疗与研究中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