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

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

| 0 comments

图片 1

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正在多哈召开的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有两项主要议题,一是审议并通过中国入世的决定,二是讨论启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在中国顺利入世之际,解放日报记者访问了我国研究世贸组织的权威人士———WTO上海研究中心主任汪尧田教授。
汪尧田认为,此次多哈会议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意义。首先,它标志着中国入世长跑终于抵达终点,这是WTO发展史上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同时,21世纪之初的这次会议对于世界贸易格局的演变也会产生重大影响———这取决于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能否启动和怎样启动。
汪尧田指出,WTO的宗旨是逐步推进贸易自由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但现在时有不谐之音。表现为,一些发达国家要求别国按市场准入原则开放其国内市场,而自己却以各种方式实行一定程度的保护主义。例如,WTO协定要求在纺织品和服装贸易上限期缩小进口配额并最终实现贸易自由化,但一些发达国家却千方百计拖延这一进程;又如,WTO协定虽然规定各成员如果确实遭受倾销,可以按一定程序提出反倾销措施,但一些国家却借反倾销之名,行保护国内市场之实。另外,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汪尧田认为这也是不妥当的。虽然环境问题的确是全球性的大问题,但这样的问题应由专门的国际组织来探讨解决之道,把贸易与环境直接联系,有可能被利用为某些国家实行保护主义的借口。
因此,汪尧田认为下一轮多边贸易谈判的议题首先要审查WTO协定的执行情况,并采取有力措施,使发展中国家能够从中受益。他强调,经济全球化对世界经济发展是有利的,但这种利益应由世界各国共享,只有这样,全球化才能被广泛接受。

图片 2

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论题六 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中国和世界能共赢吗?对话学者
龙永图(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贾格迪什·巴格沃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评论学者
黄卫平(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主持人: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
“。众所周知,中国2003年对外贸易规模已经达到850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三。作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中国的经贸活动与世界经贸活动的互动性不断加强,这个过程中,中国感觉到压力,世界也感觉到了压力。虽然有压力才能有动力,但是今天最后一个论题”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也成为众所关注的问题。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龙永图先生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贾格迪什·巴格沃蒂先生与我们共话世界贸易体系在坎昆会议之后的大趋势,展望中国在未来世界多边和双边贸易体系中的地位。我们为他们的到来鼓掌欢迎。1980年代当我还在欧洲读书的时候,巴格沃蒂教授的论著就是我们的指定教材,他那时也是在我们心中极具分量的世界级学者。巴格沃蒂教授是国际经济学,尤其是国际贸易理论和政策领域的创新者,一直引领着这一领域的前沿。他有着重要的原创性的理论发现和支配世界贸易发展方向的独到见识。今年三月,巴格沃蒂的大作《为全球化辩护》出版,他在其中对于经济全球化的精辟见解,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甚至震动。作为13亿人口大国的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部长被称为推开中国入世大门的人,龙永图先生在中国是一位家喻户晓、极具魅力的风云人物。这点在世界也得到了公认。2000年中国教授WTO考察组在日内瓦与WTO总部官员交流的时候,龙是一直被提到的名字。那里的人对于龙部长坚持维护中国根本利益的情操、自信而又可信的谈判态度和灵活高超的谈判技巧表现出来极大的尊重。今天,他是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这一论坛在中国和平崛起和东亚合作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我的介绍到此结束。下面,由请巴格沃蒂教授做演讲。  

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今天最后一个论题是”21世纪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现在还出现了把环境和贸易挂钩的倾向。巴格沃蒂:

各位朋友,年轻的同学们,教授们,大家好,我首先非常高兴和在座的朋友们见面,我本人七十多岁了,每次和年轻朋友们在一起我都感到非常高兴,我也看到在座前两排的一些教授年龄比我还大,非常高兴能够和你们交流,我今天讲话分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讲为什么在WTO框架下实行多边的谈判机制,这个机制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第二部分,我打算讲中国对新一轮多边谈判做出哪些贡献。

我们从刚才一系列数字中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和全球化结合在一起,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吸收外界的资金模式,这是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利益。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非常重要,WTO的前身是关税贸易总协定,是在二战以后成立的,在这个协定下进行多边的谈判,第一轮多边谈判是多哈谈判,这个对所有的对于世界贸易感兴趣的国家来说是重要的。在这儿我想谈谈对多哈议程的瞻望,多哈的议程是在2001年正式启动起来的,
03年多哈议程在墨西哥坎昆遇到了挫折,很多人认为这个议程就此崩溃了,这不禁让人联想起西雅图的情况,有很多人认为坎昆是西雅图危机的一次重复,在今年年初我发表一篇文章《不要为坎昆哭泣》,将西雅图和坎昆进行了比较。为什么我不认为坎昆不同于西雅图,不能被认为是多边贸易组织的一次挫败呢。其中一个最大的不同是西雅图谈判中克林顿总统与现在的布什总统的态度是有差异的。坎昆会议期间,美国就知识产权做出一些让步,非洲国家更容易获得医药产品,在这方面美国也放弃了过去的一些限制措施,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关于农业问题,这个农业问题主要是由农产品出口国组成的一个22国集团,称作G22集团,希望从美国获得农产品的让步。谈判的双方一边是美国,另外一边是发展中国家,就他们所关心的问题进行讨论。之所以把农业问题放到多边贸易框架下讨论,不是因为农产品与贸易量的关系,而是和农产品补贴有关,所以一个国家不可能只对向某一个国家出口的农产品提供补贴或者不提供补贴。这种补贴对于所有贸易伙伴都是有效的。另外这种出口补贴也有可能不同,美国可以片面砍掉对巴西的补贴,这样美国的其它贸易伙伴就可以获得比巴西更有利的地位,由于这些问题不能通过双边解决,我认为还是应当在多哈议程下来讨论。

我认为中国在WTO内部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表现十分出色。举个例子,首先谈关于中国和世界贸易体系的问题,这个世界贸易体系不仅仅与世界贸易组织有关。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面临的问题,和日本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面临的问题是有相似之处的,当然也有不同。第一个共同点这两个国家在当时都被美国认为是世界贸易中不公平的竞争者,这个原因在于中国和当时的贸易增长速度都非常快,在世界贸易中掀起了浪潮。有的人认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它的贸易增长抢走了其他国家市场的份额。这是一个错误的看法,中国扩大出口的同时,进口增长也十分迅速,同时为其他的出口国提供了新的市场,这种失去的市场和重新获得新的市场之间很难相提并论,所以仅仅就某一个具体行业在某一具体时间段分析,或许得出错误的观念。另外一个指责的理由的中国是不公平的竞争者,美国联邦委员会权力机构试图说明中国由于劳动保护水平不够,在出口当中实行了不公平的竞争。我非常高兴布什拒绝这种做法。如果民主党入主白宫会不会采取这种做法,还不好判断。目前还有一个新的问题是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我们请麦金农先生帮助中国向美国政府游说。  

中国和日本的情况还有点相似,当时也指责日本是利用不公平的竞争手段,比如说谈判承诺的兑现以及经济政策的制定没有做得很好。现在一些人认为中国同日本的出口都是排它性的。中国和日本也有不一样,人们担心,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会把所有的工作机会都抢走,因为我们看到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产品方面十分有优势,近年来,技术密集型行业也有很大的发展。尤其是中国有这么多优秀的学生,这些学生未来可能变成三亿多高技能工人和劳动力,这样的担心很多人都有。我们在美国商场里买的东西上面几乎都是中国制造,有这样一种恐惧的心理很正常。我们都知道经济学中关于比较优势的观点,所以我们不担心,但是一般民众就不一样了。中国和日本还有一点不同,日本所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很少,而中国显然大大不同。    龙永图:

各位来宾,我非常高兴就国际贸易问题谈自己的看法,大家知道每当世界贸易出现重大的问题的时候,在重大的关头的时候,巴格沃蒂教授总是能提出自己最鲜明也是最尖锐的看法,去年当他看到成百个事件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都在谈判,很多已经取得很大成效的时候,他表现了极大的关切,当时有一句话我很清楚,当时正是亚洲非典传播最快的时候,他说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区的协定在全世界的传播比非典更加具有毒害性,所以当时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坚定的多边体制的捍卫者,他对当今世界出现的很多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表示了深切的关切,从我来讲我很同情他的观点,因为如果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不是与
WTO相一致,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贸易协定得好处确实值得怀疑,他的观点对于世界贸易的进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今天我们能够请到他来和大家谈,我觉得非常不容易。

今天我也想和他一样讲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当前的世界贸易形势特别是坎昆会议以后的贸易形势。众多的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安排,使得大家对世界贸易体制,特别是WTO贸易体制产生重大的怀疑和严重的失望,我觉得这个看法是片面的,坎昆会议并不是一场灾难,巴格沃蒂教授刚才比较了坎昆会议和西雅图会议的区别,我觉得西雅图会议才是一次灾难,我参加了西雅图世界贸易级部长会议,因为反全球化和反国际贸易的游行示威如此强大,所以使得会议没有办法进行,我非常清楚记得,当西雅图会议开幕那天,我和李大使在会议的门口准备参加(我们中国在联合国开会都是准时的,当会议开始的时候你会看到中国代表团老老实实坐在会议上),但到8点40分的时候我们的汽车还离不开旅馆,因为被封锁了,当时和李大使商量怎么办,派了一个人勘察怎样从地下通道走到会议室,因为西雅图在冬天是很冷的城市,所以我们的同事很快找到通向国际会议厅的地下通道,我们就像地下工作者一样走了地下通道最后到了会议场。我们发现会议场是空荡荡的,参加会议的代表都被阻挡在自己的旅馆里面,西雅图会议在国际会议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而坎昆会议并没有完全失败。坎昆会议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后,它的组成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30多个成员到130个成员的时候,发展水平有很大的悬殊,在他们当中进行复杂的贸易谈判并且达成协议是困难的,我们不要因为坎昆一次会议的失败,而觉得世界贸易组织的前景受到严重的损害。因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整个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主体,对全球贸易组织是一件绝好的事情。而且这一场谈判是最困难的农业问题,因为发展中国家的相对优势是在农产品出口,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讲改善贸易条件对他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很多人谈到国际经济关系的时候,都会着重谈到国际援助,但是我在20多年前第一次参加国际贸易会议的时候,听到一位非常有名的发展中国家代表告诉我,他说你不要相信国际援助,不改善贸易条件的话,国际援助不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问题,如果发达国家把咖啡的进口价格每一公斤提高一美分,就可以抵消所有的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实际上是发达国家消减了从发展中国家进口的农产品的价格,而造成了发展中国家的贫困,这点我们要认识到。所以当多哈谈判的时候,发展中国家坚持自己的立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当然我们也理解发达国家的困难,因为发达国家农业和农业人口虽然占很少的比例,但对发达国家来讲农业是政治上敏感的行业,在农产品的让步是政治上极其困难的问题,这是可以理解的。我赞成他的看法,我认为对整个多哈进程世界贸易组织新一轮谈判我认为是乐观的,我有这么几点支持我的立场,第一在全球化的时代里,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经济相互关联十分大,我们可以通过谈判的努力寻找一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利益交汇点,我认为全球化增加了可能性。第二点我认为中国那么多年全球化在全世界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观念上发生重大变化,经济政策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闭关自守只能死路一条。所以我认为多哈谈判在对全球化时代能够形成新的协议,是完全可能的。第三个WTO中,发展中国家力量的增强,对发达国家的利益得到平衡保持的看法日益得到加强,WTO取得重大的胜利,94年乌拉圭协议达成纺织品协议,十年之内取消纺织品贸易的配额,这是世界贸易组织非关税组织的最顽固的堡垒,经过多年谈判攻破了这个堡垒,到今天将成为历史,这是世界多边贸易的胜利,如果说发展中国家在WTO里面通过艰苦的谈判,取消纺织品配额对发展中国家的限制,我们可以相信通过艰苦的谈判,极其困难的农业问题,也是当前多哈谈判最大障碍,也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所以我赞成他的论断,不要为坎昆哭泣,因为多边贸易体制依然是光明的,这就是对当前国际贸易的基本看法。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多边贸易体制中的作用,我把我一些基本观点跟老师和同学交流一下,我认为中国作为世界贸易组织新的成员,在国际贸易的谈判当中可以扮演一个重要的建设性的角色。不错,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中国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也是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经历了15年世界贸易谈判历史上最艰苦谈判的发展中国家,这不是一般的发展中国家,经历25年改革开放政策,经历15年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国家,这个国家在国际多边贸易体制当中可以扮演完全独特的脚色,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这可以帮助改变世界贸易组织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力量的平衡,从而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平衡的协议奠定一个基础,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改变了世界贸易组织的力量的均衡,这一点是历史性的,刚才谈到中国在多哈谈判中和发达国家进行艰苦的谈判,中国作为世界贸易组织中发展中国家成员,第一次在多边贸易中表现出发展中国家的力量。中国明确知道一个国家在全球化时代里面,如果真正赢得自己的发展,必须实行开放的政策,认为在贸易谈判中能够捍卫自己民族利益,捍卫自己的关税平等就是优秀的谈判者,这种观点已经完全过时,我们中国的谈判者过去有这样一种误解,认为这样挡住我们开放市场的一切要求,我们就是一个爱国者,我们在重大开放市场上做出让步就是卖国,不是,我们在开放市场中做出很多让步实际上是中国的进步。如果我们不开放中国的汽车市场,我们有中国汽车市场今天的发展吗,我们把汽车市场稍稍开点的时候,德国大众就进入了,他用它的生产线连续十年十五年的生产过时汽车车型,而且还长期占领中国市场,这对中国的消费者公平吗?当然不公平,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打开了中国汽车贸易和投资的市场,现在中国的汽车市场成了全球所有大的汽车企业竞争的场所,竞争的结果是消费者的利益,是中国汽车产业的收益。一个全球化的时代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这点对目前进行的国际贸易的谈判有很多重要的启示,不仅仅对于发展中国家的谈判代表,对发达国家的谈判代表也是很大启示,你们不要把打开发展中国家市场作为贸易谈判的唯一目的,你们必须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因为如果通过贸易谈判打开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发现这个市场是不存在的,因为这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你们贸易的谈判是什么意义呢?对发展中国家谈判代表来说必须丢弃非常陈旧的观点,有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大使,他们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对开放它们的市场行为都说不,这放弃了他们自己发展的机会,我觉得发展中国家谈判代表自己都应该从当今全球化性形势下,来了解国际贸易,这是一个全球能够实现共赢的一个手段,我认为这一点对国际贸易的谈判整个思想观念改变是一个历史性的变革,中国经过15年谈判,得到深刻教训,可以对当今世界谈判提供一个新的经验。我们把这个经验告诉大家,现在进行艰苦谈判的俄罗斯都来找我,希望我对他们说谈判的经验,我认为这些经验必须通过他们自己实践取得,中国不愿意作为一个教师向他们说三道四,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国情和发展水平,怎么把握自己的谈判,必须精心安排,但是总体的方向是彼此开放,在这方面,中国是可以发挥独特作用的。国际贸易中,中国也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主要因为中国经过20年的改革开放,成为世界经济大国,大家听到一句话弱国无外交,我从事国际贸易谈判,我知道弱国无国际贸易谈判,只有一个国家强大了,贸易量增大了,才可以在这其中取得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中国不仅是重大的出口大国,也是巨大的进口大国,我觉得中国不仅没有抢占其它市场,而且正在通过进口创造新的市场,中国进口现在不断增加,1月份到4月份中国的贸易首次出现重大的逆差,规模超过100亿,事实上,国际贸易中真正得益的不是出口国,而是进口国。中国开始从国际贸易当中成为一个进口国而且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利益,作为真正的贸易大国必须重视进口,因为只有通过进口才能改善中国的经济结构,引进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设备,我们是全球第三个经济大国,这是因为中国有13亿人口,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说中国13亿人口当中10%是中产阶级,中国话来讲中高收入者,1亿3千万,这是两个法国人口,我们有这么多中产阶级对全球贸易产生重大的影响,中国政府并不关注那些富起来那些人,中国政府关心贫困人口和农村人口,我们重要任务把农村1亿2千万劳动力转移到城市里,我们把这些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从而形成一个新型的城市消费主体,中国必将成为世界贸易组织中举足轻重的大国。  

我们中国人应该说比过去更加成熟了,国际贸易方面我想我们成为更加明智更加成熟的人,建设性的成员,因为我们中国曾经是非常落后的国家,我们为了创造外汇勒紧裤腰带,我们受到发达国家的制裁,我们知道一个公平和自由的贸易体制对一个国家多么重要,我们中国谈判代表经历多少国内外的压力,我们知道只有经住这样的压力,才能成为真正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我们认为中国已经成熟在国际贸易事务当中承担一个重要的角色,我们不仅看到自己的利益,也看到其他国家的利益,综合的利益和全球的利益是联系在一起,我们希望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双赢,不仅实现中国的和平崛起也实现全球的经济发展。  

主持人:时间很短,我想把唯一一个提问的机会给新浪网友,有什么问题吗?  

提问:这里有一个问题,问龙秘书长,你根据你直接参与中国加入WTO的体会,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共赢这个概念,这个是不是可望不可及的理想呢?  龙永图:我刚才已经解释了双赢的观念,就是在新的国际贸易体制当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必须改变自己的观念,也就是发达国家不应该一味追求打开发达国家的市场,他们应该培育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发展中国家不要一味保护自己的市场,应该知道通过开放才可以发展,这里面有很多矛盾纠纷和斗争,如果我们大家本着双赢态度,这才是我们的方向,只有这样,我们中国参与多边贸易的作用也是决定性的,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