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对人民币进行大幅度升值会带来一些问题,他认为在亚洲能否出现一种像欧元一样的单一货币

我们看到对人民币进行大幅度升值会带来一些问题,他认为在亚洲能否出现一种像欧元一样的单一货币

| 0 comments

图片 1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在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坛(2004)”上讲演时表示,中国应该坚决拒绝人民币升值。

尊敬的纪校长,女士们,先生们:

蒙代尔认为,人民币目前不是完全可兑换的,在这样情况下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会带来一系列的危机,可能导致外国投资下降,经济增长放缓,银行不良贷款增多,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延缓人民币可兑换进程,失业率水平高企,给东南亚带来不稳定因素,给市场投机者以可乘之机,进而影响人民币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的地位。人民币升值是一个双输的结果,对于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是没有好处的。他建议中国政府应该非常坚决拒绝对人民币进行升值。

非常高兴参加这次论坛,我注意到今天来的都是各自领域非常有名的人士,我相信你们在今天讨论中将给出自己卓越独特的见解。今天我要谈的是中国的人民币汇率问题。

蒙代尔对要求人民币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说法更是不以为然。他说,有很多人看好这个制度,并认为在自由市场实行浮动汇率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应该看到,对于中国来说浮动汇率不是一个好的解决的方法,更加正确的政策取向是通过确定控制通货膨胀的目标来确定汇率的水平。他说,从1997年以来中国采取了汇率盯住美元的制度,有效地控制了物价水平,这比七大工业国做得都要好。中国货币政策如果要变化不仅要考虑到当前通货膨胀的水平,还要考虑未来通货膨胀的水平。

下面这个表格是关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的对比表格,我们看到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是很快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尤其快,89、90年增长的速度很高。这些是关于美国、日本、欧元区通货膨胀率的数据的表格,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是90年代通货膨胀率是相对比较高的。这个表格就是刚才说的四个地区通货膨胀率的水平。我们可以看到这条线是中国通货膨胀的情况,上世纪90年代中国是通货紧缩的情况,现在是向零发展,未来可能突破零达到3.5%通货膨胀的水平,但是我们不能够把通货膨胀和物价的上涨和经济过热联系起来,因为中国的货币是钉住美元的,如果美元贬值了,就会导致以人民币计价的物价水平的上升,如果美元能够升值的话中国通货膨胀也会随之下降。世界上有许多国家把本国货币钉住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元贬值的话,本国就会出现物价上涨情况,美元升值本国物价就会下跌,如果把这种情况作为严重的经济问题,做出经济过热的判断,我们就犯了错误了,是不应该这么认为。

他认为,只有出现三种情况,中国才有必要实行与美元的浮动汇率:一种是有一天中国必须把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一种是美元变得非常不稳定,还有一种是有一天美国明确告诉中国不希望人民币存在于美元区当中。否则,中国应该继续执行目前把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

所以我们不应该因为出现物价上涨就认为中国经济过热,情况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其他根本的问题,如电力问题,能源问题,不仅仅关注由于美元挂钩的问题产生的物价上涨。为什么我强调这个问题,因为中国是否存在经济过热关系着我们是否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如果经济过热那么让人民币升值就有它的道理了,但是这种说法是没有理由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去年,7国集团召开会议的时候,人们谴责中国输出通货紧缩,而不过一个月时间《纽约时报》又在谴责中国是通货膨胀,可以看出对人民币汇率的问题大家看法不一样。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受到七大工业国的非常大压力,要求人民币升值。

作为“最优货币区理论”的奠基人,蒙代尔还就“亚元”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亚洲能否出现一种像欧元一样的单一货币,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要出现这种单一的货币,就需要亚洲各个国家经济一体化加深、各国之间合作加强,同时必须确定亚洲各国货币之间稳定的比例关系。对于欧元区来说,在未来十到十五年实现这样的目标可能相对比较容易一些,而现在亚洲地区国家的汇率制度是不相同的,能否实现很难确定。

关于亚洲区的货币–亚元的说法,在这儿我给大家一个世界货币地图。我们看到全世界200多种货币,由于经济实力不同,货币占的地位也不一样,我们给出一些有重要影响的货币情况,而且这些货币之间由于各种关系是互相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可以看到各个不同的货币区国内生产总值不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万亿美元,欧元区7.5万亿美元,日元区是5万亿美元,GDP数值不同在图上表示的大小也不一样。我们看一下人民币区域的情况,由于中国是1.5万亿,比美国小得多,但是如果我们考虑购买力因素,这样人民币区域就可以放大三倍(现在是根据汇率的水平考虑货币区域的情况,中国人民币区域还不是很大)。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国人民币目前不是完全可兑换的,在这样情况下对人民币汇率做大会带来一系列的危机,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在我们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时候,就考虑到这种情况,在一个国家货币不是完全可兑换的时候,如果出现汇率波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看到对人民币进行大幅度升值会带来一些问题,首先会导致外国投资下降,经济增长放缓,银行不良贷款问题出现,国有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延缓人民币可兑换进程,提高失业率水平,在农村地区导致出现通货膨胀的压力,对东南亚造成不稳定因素,对市场投机者的机遇造成破坏,最后影响人民币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的地位。我们的结论就是人民币升值是一个”双输
“的结果,对于世界其他国家也是没有好处的,中国应该非常坚决地拒绝对人民币进行升值,只要中国人民币不是完全可兑换的。

蒙代尔认为,中国的人民币未来有一天会成为美元和欧元的继承者,所以中国不应该把人民币变成亚洲地区超国家的一个货币。

我们看看浮动汇率的情况,有很多人看好这个制度,他们认为在自由市场上,浮动汇率是最好的选择。对此我们应该澄清几点,首先浮动汇率制度是在一个市场上两个国家拥有的纸币兑换水平的决定方式,我们研究的其实是在一个自由的市场,在一个可完全兑换的货币情况下。浮动汇率不是一种政策,而是一种从货币主管部门夺取过来的绝对决策的权力,我们认为对于中国来说浮动汇率不是一个好的解决的方法,更加正确的政策取向应该是通过确定通货膨胀控制的目标来确定汇率水平,这对于中国来说是更好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成功地把自己的货币钉住美元有十年了,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拒绝外部压力对人民币进行重新评估和人民币浮动的管理方式,从97年以来中国采取了汇率钉住美元制度,使物价水平取得非常好的结果,这比任何七大工业国利用通货膨胀预测目标这种方式做得都要好。通过这个表,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在1997年到2003年的时候表现是非常好的,当时中国实现它的政策目标方法不是通过通货膨胀的政策取向,而是把本国人民币钉住美元达到它的目的。另外这种通货膨胀预测的方式是一种艺术而不是科学的,很难明确的确定它政策的后果。另外一点,货币政策取得预期的效果是一个滞后的效应,政策的制定者是着眼于某一个领域实施这个政策的,而难以及时解决现在的问题,另外中国货币政策的变化需要考虑到不仅仅是当前通货膨胀的水平,还要考虑未来的通货膨胀的水平。另外我们不能忘记中国是一个大国,各个地区的情况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很难在有竞争的团体之间达成共识。在中国的农业和工业之间、城乡之间、沿海与内地之间、管理层和劳工层之间都很难达到满意的政策取向。我访问了青海省,当时跟省长谈话的时候,他说你到北京来确保中国政策制定者能够听你这些话,我们希望一个稳定的环境,不希望发生通货膨胀的现象。

蒙代尔预言,在在2020年前后,美元区和欧元区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合并。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建立一个更灵活的国际货币体系,各个货币区域应该统一在整个全球货币体系大的范围之内。(记者
温桂胜 刘黄)

我们现在看一看通过控制目标制定货币政策带来哪些非常有害的影响,第一点,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出现大的波动的话,将带来很大的损失。我们举个例子,现在欧洲中央银行通过制定通货膨胀的目标确定欧元的汇率,欧元的汇率有很大波动。我们想一家公司在做生意的时候,汇率出现5%到15%的波动,会对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如果中国的中央银行一样采取这样的政策,一个公司在做生意的时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会儿1比5,一会儿1比10,这对公司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也会导致国内和国际的产业出现大的波动,另外也会导致国际之间负债水平出现人为的变化。另外一点如果人民币汇率出现大波动,我们假设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将会出现的情况,中国的北京、上海或者广州的房地产商把他们计价单位利用美元定价(他们认为美元比较稳定),这会影响到房地产的情况。

下面列出一些有害的影响,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讲到这些影响我非常激动,我就直接讲我的结论。现在一个问题就是对于中国来说是否将来会有可能需要把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进行浮动呢?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假设我们有一天中国必须不得不把人民币从美元脱钩,有可能是因为美元变得不稳定了,或者说有一天美国明确告诉中国不希望中国人民币存在美元区当中。在三周以前温总理访问的时候提到可以考虑把人民币盯住改动一下,但是目前情况来看美元是中国更好的选择,中国应该继续执行目前把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汇率政策。

我想非常快的讲下面问题。亚洲货币问题,亚洲货币是大家都想要的。我想讲三点内容,第一点亚洲出现像欧元一样的单一货币对于中国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中国的人民币元未来有一天会成为美元和欧元的继承者,所以中国应该把人民币变成亚洲地区超国家的一个货币。另外一点亚洲单一货币能否出现的可能性需要进一步研究,这样单一的货币需要亚洲各个国家经济一体化加深,也需要各国之间加强合作。这样一种目标要首先确定亚洲各国之间固定的比例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要求亚洲各国不要实行钉住美元的政策,以实现亚洲各国之间的货币的稳定性,我认为下面这一种情况在未来或许是有可能的,中国和日本两国之间进行谈判,大家确定把自己货币钉住美元,然后实现人民币和日元相对稳定的水平,这样达成协议双方致力于这样的目标控制国内通货膨胀的水平,实现稳定的汇率的水平。

另外下面这个图看看是否有可能出现APEC货币,亚太经合成员包括中国和日本、俄罗斯等国家。对于欧元区在未来十到十五年实现这样的目标可能相对比较容易一些,目前欧盟有25个成员国在非洲地区,有14个国家实现了钉住欧元情况,未来欧元区有39个国家形成相对大一点的货币区域。现在亚洲地区国家在美元和欧元之间进行摇曳,将出现”双输”的局面,要建立在亚洲区或者亚太经合组织这样的一个货币区域的情况,在长远来看2020年的时候可能出现另外一种选择和场景,美元区和欧元区也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合并。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原因,各个国家有自己独特的通货膨胀率的水平,如果对这个达成协议的话,拥有不同货币的前提就不存在了,为了实现这样一种目标,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更好国际货币体系,相信中国在这方面会做出很大贡献,我相信日本也可以做出很大贡献。我们需要建立更好国际货币体系,包括需要更加灵活的国际货币体系,全球记帐的单位,也需要全球统一的基准价位,这就是我认为的货币政策改革的前景,各个货币区域应该统一在整个全球货币体系大的圆圈范围之内。我想这是我个人一些看法。这个问题不仅仅涉及全球货币政策,也是与全球经济增长有关的问题。

我相信未来的前景,中国在未来十年中会成为负责任的国家,承担某种领导的国家或者领导发展中国家或者以其它形式展示它的作用。为了结束我今天的演讲我想简短评论,在浮动汇率体制下生活30多年尤其是年轻一代,让他们认识这个害处是比较困难的,这个情况就像是一个妇女她不知道情况下就嫁给一个喝酒的人,等新婚第二天才发现她嫁错人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