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兰是搬家时,不就是不断帮居民解决难题吗

图片 5

吊兰是搬家时,不就是不断帮居民解决难题吗

| 0 comments

民警小吴这几天忙得头都大了,由他负责的治安辖区景秀花园最近怪事连连,小区居民不断打电话报案。问题是所报的案子既不是被偷也不是被抢,更不是什么人命血案。说起来都有点匪夷所思,报案者都说家里莫名其妙地被人丢了脏东西。报案者越来越多,所长便对小吴下最后通牒:你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在一周内把案子破了!小吴被所长喷了一脸唾沫星子,心里虽叫苦不迭,可还是应下了。

不怕居民出难题,就怕小问题积成大难题。徐汇区长桥街道汇成五村党总支、居委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星期到楼道里开一两次居民会议,不回避问题,主动接招,为居民的合理诉求出头。因为大家都站着开会,居民们称这个会叫立会。

放在阳台上的两盆吊兰长势很好。

排查、暗访、蹲守,小吴使尽了浑身解数,整个案子仍是毫无头绪。作案者简直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在小吴的眼皮底下作案而不被察觉。这使得小吴一度认为作案者很可能是小区内的居民,可查了好几天,也没找出一个嫌疑对象。事实上,小吴也一直纳闷,景秀花园向来是公认的文明小区,小区里的安全保卫系统也非常完备,白天黑夜,都有保安轮流值班巡查。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往人家里丢垃圾?小区居民私下里议论纷纷,认为是鬼在作怪。所幸的是,这鬼并不干危害人身安全的事儿,而只是把一些脏兮兮的东西往人家里丢。

汇成五村小区90多栋房子,全是多层楼房。楼道立会是在整治小区环境卫生时出现的。当时小区只有一个垃圾库房,但小区大,距离垃圾房远的居民不想多跑,早晨出门随手就将垃圾丢在大楼门口,久而久之,各栋楼门口都形成一个垃圾堆,刮风时垃圾满天飞。为了改变脏乱环境,居委会征得居民意见后,决定在小区每排楼房的前面放一个垃圾桶。于是问题来了,居民都需要垃圾桶,但都不希望垃圾桶放在自家门口。党总支书记张海萍说,党总支成员、居委干部想请居民到居委活动室开会商量,有些居民却不愿参与。居民不来,咱就到居民中去,党总支决定把会开进楼道。

碧绿的叶子向上伸展,抽出的枝也垂着很多新的生命。一朵朵白色的小花点缀在新长出的绿叶间,很美。

这天晚上,小吴和一个同事在小区里蹲守。后天就是所长要求结案的最后期限了,小吴心里比谁都急。急也没用,除了蹲守等待作案者现形,似乎也别无他法。三更时分,同事有些犯困,小吴便让他去车里迷糊一下,自己一个人四处转悠。当走到四号楼下时,忽然觉到半空里有一阵阴风袭来,继而便隐约听见啪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楼上某户人家的阳台上。小吴举着电筒抬头张望,除了黑黢黢的天空,什么也看不到。

现在每排房子的第一栋楼门口都有一个垃圾堆,风一刮,靠近门口的人家肯定影响最大。如果放一只垃圾桶,虽然看上去不舒服,但垃圾集中在桶内,不会散落在外,其实受益最大的也是靠近大门口的人家。党总支成员和居民一起分析。道理说开后,住在门口的居民想想也是,于是接受了。张海萍说,有些事情各说各的,要解决,总要有人出头。党总支出头就是搭平台,引导居民理性分析,解决问题。

吊兰是搬家时,从我家楼下的小花园里挖过来的。

次日,小区跟煮开了的粥一样闹开了,几乎每一家的阳台上都落着一袋垃圾,肮脏的垃圾招来了无数闻腥逐臭的苍蝇,原本清洁安逸的小区一下子变成了垃圾场。小吴也傻眼了。究竟是谁有这么大能耐,一夜之间让整个小区遍布垃圾呢?显然,作案者不是人。不是人,那就是鬼了。

收到效果后,汇成五村党总支将立会列为制度,每周挑一幢居民楼的三楼开会,或者应某幢楼居民要求召开,宣讲政策、时事,并为居民收集问题、解决问题。楼道立会刚开始时,不少干部有顾虑,怕居民出难题,怕收不了场。张海萍认为,社区党总支、居委会的工作,不就是不断帮居民解决难题吗?有些难题,居民自身没能力解决,必须要党总支、居委会为他们出头,这样小问题就不会积成大难题。

图片 1

小吴是无神论者。然而,面对小区居民的责问和上级的训斥,他实在找不到其他理由来解释这一切。干警察这么多年,他也是头一回遇见如此棘手的案子。跟犯人打交道,小吴从来都不含糊,可倘若跟鬼打交道,那就只有天知道结果如何了。

张海萍说,有些问题也不会因为党总支出面就能解决,但只要让居民感受到党总支在帮他们,情绪就会平复。她举例说,居民张先生停在小区的车被戳破轮胎。开立会时,张先生向党总支反映了该情况。党总支一边让物业查,一边协同社区民警调看小区监控录像。虽然最后因监控录像故障没能查出作案者,但张先生还是认可了党总支、居委会的努力。只有主动靠近居民,帮他们化解难题,才能赢得大家信任。

图片来自网络

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小吴开始彻查小区近几年的逝者当中有无作奸犯科之徒。他觉得如果真是鬼的话,那么这鬼生前应该也不是什么好鸟。尽管觉得有些荒谬,但小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法子了。此外,小吴还顺便了解到这片小区的前身原是一片林地,由于这几年城市扩建,林地被开发成了住宅小区,附近的林地也正处于紧锣密鼓的开发当中。据小区里的老人说,这片林地以前有许多乱坟,后来都在开发时被平掉了。

搬家时是8月中旬,那时小花园里开满了太阳花、月季花、夹竹桃花。

小吴眼睛突然一亮,莫非就是这些乱坟里的鬼在作怪?

太阳花围着小花园的边缘开着,有西瓜红、紫红、嫩黄,有单片的也有双片的,各种姿色的花争相开着,阳光下很夺目。

这天傍晚时分,小吴让同事留在小区蹲守,自己则只身驱车前往景秀花园附近的林地。但车子一直行了很久,他都没见到林地的影子,所能见到的都是一些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要不了多久,这儿将会再度崛起一栋栋住宅楼,城市的触须也将会伸延至此,并且将继续伸延下去。小吴依稀记起小时候曾在老师的带领下来这个地方春游。那时候,这儿是一片鸟语花香的树林,林中还有潺潺的溪水。可眼下,儿时所见到的画面只能永远封存在记忆里了。

月季花种得靠里一些,六棵月季开的花也是不一样的。靠近花园拐角处那棵粉色的,长得最高最大,花开得也最艳。粉色的花瓣初开时,娇美得如少女害羞时的粉面,让人看了心生爱恋。

小吴的车子在一张标示着前路不通的木牌前停了下来。然而,出现在小吴眼前的却不是什么茂密的树林,而是一片只剩下低矮灌木丛的荒地,不远处甚至还高耸着一座如山的垃圾堆。很明显,住宅区的垃圾都被抛卸在了这里。就在小吴望着这片荒凉的土地思绪万千的时候,一辆重型大卡车拖着一车的垃圾缓缓地驶了过来,隆隆的噪声惊起了一大群蛰伏在附近灌木丛里的大鸟。它们扑棱棱地逃向了天空,并不停地尖叫着,像是在表示强烈的抗议。小吴辨认出,它们是一群白鹭。至此,小吴才猛然想起,垃圾堆放的地方,原先本是一片水草茂盛的沼泽,而这些水鸟正是这片沼泽的主人。可眼下,沼泽已经不复存在,除了堆积如山的垃圾和几处臭烘烘的水凼,什么都没有。

在月季花中间我插空中的吊兰和夹竹桃。吊兰抽出的长枝条,让我搭在围起小花园的布条上,太阳花仰起的笑脸和低垂的吊兰的新绿相衬着,美极了!

卡车开走后,那些白鹭才落了下来。有些落在了灌木丛中,有些则落在垃圾堆上。它们一会儿拍打着翅膀,一会儿扬起脖子大叫,显得焦躁不安,同时又愤怒不已。后来发生的一幕几乎让小吴目瞪口呆:只见一只白鹭突然抓起一个垃圾袋冲向了天空,继而又有几只腾空而去,爪子上也都揪着一袋垃圾。昏沉的暮色里,它们飞去的方向正是居民区所在地。

图片 2

小吴恍然大悟。原来追查了这么多天的作案者竟是它们啊!然而,第一次,也可能将是唯一的一次,小吴向这些执着的作案者们致以一个崇高的敬礼

图片来自网络

许多路过小花园的人,会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对着花各种拍,或摆好姿势美美的自拍。

每当我站在阳台上看到这一幕时,嘴角总会上扬。

人,都是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

楼下小花园处曾经是个垃圾堆。小区内垃圾桶的摆放是隔几个单元有两个垃圾桶,从我们楼出来要走一段距离才有垃圾桶。于是有些懒惰之人一出楼随手就把垃圾丢在了离楼很近的绿化带上,一人丢便有人也开始跟着丢了,久而久之,绿化带成了垃圾堆。

从这里走过的人都会掩鼻加快脚步,快速通过。特别夏天,散落的垃圾发出各种恶心的气味,招来苍蝇嗡嗡乱飞,让人见之避之。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一个春天,我把垃圾收拾走,把垃圾堆的那处绿化带用栅栏围了起来,翻土种花。

原先的绿化带因垃圾的堆压及污染,很大一片已无绿植。

我从老家移植了太阳花和夹竹桃,跟在园林工作的朋友要了月季花,又把自家的吊兰移植出去几棵。

一个小花园在我手中诞生了。于是一年一年,小花园里生机盎然。

后来有邻里邻居把自己不喜欢的或不想要的花送进了小花园,有的邻居自己把那些花种进小花园,有的干脆把花往小花园边一放,自会有看见的愿动手的人把它们种到小花园里。

图片 4

图片来自网络

有的花在来小花园前长势已经很不好,被栽到花园后,有阳光有微风有雨水滋养,很快长势喜欢,于是它便又会被人领回家。

一个让人躲之避之的垃圾堆变成了一个让人喜欢让人亲近的小花园,我欣喜。

只是我这一搬家,来年不知道会有谁再打理花园里的花?谁会再为它们剪枝修叶,翻土拔草,浇水移苗?

愿我的小花园永远花枝叶茂,吐芳纳新,给住在那里的人一片美好。

图片 5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